青草莓6576

问君能有几多愁,一片真心喂了狗

当我发现舍友也吃青葱


活着好累。






因为不想让闺蜜看见就偷偷发在这里了



好呆好冷。

提问:尤瑟夫×纳吉尼,这一对看上去很有前途的CP要上哪里吃粮?!??(……)

我无敌想吃斯卡曼德兄弟骨科,请问应该搜什么tag()

试图剧情流,一直很失败

话唠升级,现在是随随便便就能2w+了,再这样下去我真的要相信自己能写中长篇了()

快乐自救

实习第一轮小记(是三次の记录)

泌尿外两周,转的头一个科室,虽然带教老师不太教但遇到了非常认真非常愿意带我的 规培的学长学姐。很开心。手术日天天都泡在手术室。觉得前列腺电切、输尿管镜碎石取石术、经皮肾镜碎石取石术这样的常规手术很适合强迫症2333看的第一台达芬奇也是在这个科室,前列腺癌根治术。遇到一个经皮肾镜术后假性动脉瘤破裂出血的病人,直接从病房拉到看上去十分高大上的综合手术室,介入科的主任做了介入栓塞。有惊无险,但是病人吓得够呛。进手术室之前无言的泪水印象深刻,那是真的害怕自己会死了。出科时买了几盒巧克力送老师们,得到一句经典(?)回复“我们有规矩,不能让实习生花钱。”虽然之后有些科室显然没有这个规矩2333出科那一天,也是一位优秀而低调的学长博士毕业的日子。对了,实习的第一天就跟了一台凌晨的手术!肾移植。很成功。我组两位主任人都很好。

耳鼻喉一周,在门诊检查室。门诊意味着和各种各样的病人打交道,遇到过超可恶的熊孩子和只会嚷嚷的家长,不听医嘱还执意闹事的泼皮,无视叫号顺序一拥进入检查室的人群,等等等等。自己需要上手的操作倒是很简单, 就是表麻。耳鼻喉的老师都超好超可爱,最后一天还蹭了个耳镜,发现我的耳道超干净2333加上这周有老乡一起,还是忙碌且愉悦的。

心电图一周。读图室的几位老师……就挺“恶毒的老女人”。来的第一天就听到她们飞长流短,印象不好。六天都在女检查室和规培的学姐(老师)们一起做心电图,头几天每天近百个病人,累得腰断。碰到的病人也是形形色色,有一进来就莫名其妙骂骂咧咧的,过会儿等结果的时间久了点,又冲进来质问“是不是我说了你们两句坏话你们就存心报复我,不给我报告”……有一位将近九十岁的退伍老军人,在家属推她离开的时候坐在轮椅上冲我们敬了个军礼。貌似还碰到一个大官的家属,嫌排队太久,拿腔拿调地说自己完全可以投诉医院。有个小插曲,周三那天因为上班不能去听某诺奖得主的讲座,于是慢悠悠地一个人做了一下午心电图,顺带还提供陪聊服务(大误),于是迷之被夸态度好23333收获还是有的,读图量上去了,就没那么怵心电图了。两个规培的学姐在那周姐妹相认(划掉)发现对方是高中同校同学,于是有天中午我们仨一起吃饭,我在一边听了一堆她俩高中的八卦23333之后还和其中一位一起睡觉觉,她也看银魂,虽然是对家但我们迷之聊得很开心还相约出cos 2333她说我的cos照和穿着真选组制服的照片很帅,哈哈哈哈。另有一位非常美貌而善良的学姐,我好喜欢她55555

麻醉一周。其实我只去了第一天……而且实际上还只待了半天,整个下午都在暖风熏得懒人醉的休息室昏睡不起……但这去了的半天里好巧不巧碰见了麻醉科的主任,还聊了几句;好巧不巧分在我心怡的导师隔壁的手术室,使我有机会去看他的手术;好巧不巧碰见两个特别可爱的老师,一个要教我扣面罩2333并把我的名字写进那台手术麻醉医生的名单,另一个非常热心而健谈,极富感染力地以真实案例向我介绍每一种药品的作用和副作用,真的让人像海绵一样绵绵不绝地吸收知识(和怪谈?2333)!还请我吃了午饭。我觉得之后没有再去,最对不起的就是这两个老师,还有那一定有很多的、等着我去吸收的经验知识5555这周剩下的时间有相当部分被我用于复习银魂动画和重新构思《青春阅读》这篇文,彼时离银魂2日本上映还有差不多一个月的时间。

胸外科一周,去的心外ICU.ICU冷如冰窖,每一天都瑟瑟发抖。老师完全放养,导致我每天都在百无聊赖地翻各种检查结果,然后自己学会了看胸部CT...在这里经历了第一次真人CPR,也是第一次真正有人在自己面前死去,一个生命就在自己手里逝去。很难受,家属的假哭让我更难受。那天就偷偷溜了出去,想去耳鼻喉找正在那里轮转的舍友玩,散散心。结果舍友正好翘班了,顺便就顶了个班。和那里的老师聊天,他翻着白眼:ICU就是这样。有的家属是真的有情有义,但有一些……啧啧。那天我第一次产生了强烈的要健身的欲望,因为CPR真的很累,我现在知道自己在有力气时可以做得很好,但我不希望真的有那么一天,我会因为按不动而让一个生命溜走。

骨科两周,跟的脊柱专科老师。头一次碰到老师对学生的性骚扰,虽然算不上很严重的那种,但真的很烦人。更糟糕的是老师大部分时候都是文雅礼貌的样子,要是撕破脸,没准别人还觉得你无理取闹。除此之外倒还算不错,学到了很多,比如门诊跟了几次后会看片子了,也更多地把症状和相应的疾病联系在一起,常见的问题还是能判断的,又比如椎间孔镜手术看了3台(其中有一台的大部分时间我在边上坐着睡了过去……),基本上解剖不迷路了(?)老师们表示这个领悟力还是可以的。骨科最好的地方就是天天都有好饭吃2333另外,第二周正好赶上了生日,又赶上海哥来南京,就翘了最后一天的班尽情玩耍2333

胃外两周。唯一一个完全缺勤的科室,去都没去,至今不知道带教老师长什么样,但有一次陪舍友去急诊,当时接诊的医生说那位老师也曾带过自己,吓得我浑身冷汗2333这位未曾谋面的带教老师竟然还给我打了92分的出科成绩,哭辽。翘这两周的实习,部分原因是周末玩得太疯周一周二还没缓过来,由此开了个坏头;但最主要的原因是――银魂2要上映了。疯狂重温动画,疯狂罗列新发现新想法,写提纲写小论文,然后重开《青春阅读》作为贺文。说实话,这篇文写到现在,其实鲜少亮点,有点尴尬,但我真的为它付出了很多心血和代价,包括翘掉的这将近三周的班。后来,我觉得付出与回报不成正比,于是就不想再逼自己一定要赶什么ddl了,还是顺其自然慢慢来吧。

胰腺两周。本院最严的科室,笼罩在某教授的阴影下,人人自危。很不巧――或者说很凑巧,我的那位素以严格著称的带教老师那两周大部分时间不在,将我交给了另一位老师,后者也是不怎么管。第一周因为感冒,跟老师申请暂时不去手术室,结果就永远地失去了跟手术的机会(不是)天天贴化验单,被隔壁组老师打趣“自己带了一个组――化验单组”。偶尔换药拔管做心电图跑腿。没什么乐趣和成就感,也没从这些零碎的活计中学到什么。但是早餐会是真的有意思,都是神奇(?)的案例。遇见的小医生们则是亮点。第一周有位长像和行事风格都非常像某高中同学的规培学长,看到他就觉得迷之有亲切感2333第二周来了新人,两位非常优秀的进修老师,还有一位研究生刚毕业的规培学长。从前两位那里学了一些冷门的知识,一些实用的技能,一些人情世故,发自内心欣赏他们;从后一位那里阴差阳错地得到了一位学姐的微信,这位学姐――现在大概应该叫师姐了――曾经是我心怡导师的研究生!当时还没选导,我又不太擅长跟人打交道获取信息,有很多问题却苦于没有人解答,这个微信真的天赐良机……后来还发现师姐真的,真的超可爱。天哪。太开心了吧。

肝外两周。离开憋闷的胰腺,肝外简直像个法外之地。依然是放养的老师,好在有一位耐心的学长愿意带我。我真的喜欢肝脏,太漂亮惹。肝外还是我第一次见到女医生主刀手术的地方,经皮胆道镜碎石取石。快乐。这两周动笔并计划写完《处决》,但因为种种原因搁置了。也是在这期间卸载了lof手机端APP,逐渐减少为爱发电。

结直肠两周。很忙,忙得焦头烂额。幸好有可爱的老师和优秀的同学。转外科时鲜少不是独自一人待在一个病区,有同伴真的很高兴。感觉大家都比我老辣得多……可能是我太善良了8 x跑腿时见识了文职人员的【哔――】事多,然而又习惯性地保持礼貌不想争辩……就很烦。在病房干活时,同班的女生直言指出我的操作不当之处,很感激,能这么直率地提醒并纠正他人的错误。因为第二周赶上国庆假期,几位同学在第一周就陆续回家了,但一位男生在回家前看到群里的任务,特地再赶回医院帮我接病人;另一位可以合法翘班(并不)的男生则在最后一天遵守我们之前的约定来上班了,那天如果他不来,整个病区就只有我一个实习生了。这两周选导的事情也有了眉目。一切终将水到渠成。

眼科一周。翘了前两天的班,但这一次我的运气显然不像在胃外那么好了。老师似乎并不买账,总之折腾了很久,弄得鸡飞狗跳。剩下的几天或许变得带有成见,不过,总的来说,学到了东西,也的确佩服老师的学识。但对【哔――】事多这一点和某些明显的言行不一之处,我耿耿于怀。于是外科的轮转结束得并不愉快。



回顾过去的几个月,比起看病,我还是更喜欢看人。比起操作的细节,我更乐意记忆事件的细节。但是,我连看人的能力、记忆的能力也在减退。我好像生了一层茧,感官变得迟钝。不知道这是为什么。也许是出于某种自我保护吧。不能太敏感,否则自己会很煎熬。内心是失落的,与此同时也想着,有了这层外壳,不如再借机丰富自己的内在,不带感情也好,总之多输入点什么。

唔,不再为感情的脱敏而恐慌,开始考虑纯粹的利害关系,这大概就是成人和心死的标志吧。

嗯,有一丢丢想吃一丢丢银桂刀子(


我是魔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