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草莓6576

时过境迁。

【银魂|青葱】神与无神论者

微博超话粉丝数500纪念点梗之一
(大家有空也去超话玩啊!在超话发作品还是比较容易加精的(喂)
无神论者土×神明总悟。
一个试图搞笑但是不怎么好笑的段子。
愚人节快乐!ヽ(○^㉨^)ノ♪
――――――――――――――――
1
“这位V形刘海的先生,我看您面有凶相,有件事必须告诉您……”
“不算命。唯物主义。无神论。没钱。”
“耽误不了多少时间的。”
“再见。”
“那好吧。”年轻人说,“明天我还会在这里。”

2
“这位两眼无神的先生,务必停下来听我一言。”
“你还真又来!”
“如您所见。”
“我希望最好再也不见。”
“喔,”年轻人说,“事实上我想告诉您,我是一个神。”
“如果你坚持的话,我可能会考虑打电话给附近的精神病院确认一下。”
“您为什么不向我本人确认呢?”
“小子,别指望我会奉陪你的无聊把戏。再让我看到你,当心进局子。”
“如果不是听起来不太友好的话,我会很期待。”

3
“……我希望你明白,我没逮捕你只是出于好心,而不是因为你看上去还未成年,更不是因为,呃,实际上你在这里也没犯什么事。”
“喔。”
“所以这是第三天。你到底还有什么要说的?”
“嗯……就像您昨天已经知道的那样,我是个神。”
“呵。”
“不相信吧。不过不要紧――为了证明自己,我可以替你不实现三个你最想实现的心愿。”
一时无声。
“我确信我也能办到这一点。”冷漠。
“或者实现三个你最不想实现的心愿也行。”
“你叫什么名字,年轻神?”
“冲田总悟。”
“冲田总悟,我是土方十四郎警官。现在我以扰乱治安罪逮捕你。”

4
“你不能给一个神戴上手铐……”冲田总悟说。
“为什么?大不敬?神会惩罚我?”
“因为……”冲田深吸了一口气,“好吧,我必须通过人间的考核才能拿到资格证。就是这样。我要让一个人类相信我是神。”
“做神还要资格证的啊!!”
“那当然,你不也得有那玩意儿才能当警察。”冲田耸耸肩,“神和人也差不了多少。”

5
“拜托了,这还是毕业考试的一部分,我偷偷告诉你这些算是作弊了,现在咱俩上了同一条贼船,你啊骑虎难下,只能帮神帮到底了。”
“骑虎难下的是你吧!!……好吧,我算是明白了。到底是什么学校的老师会鼓励学生做这种无聊的社会调研!!”

6
“你愿意这样理解就这样理解吧。”冲田说,“那么,你的心愿是?”

7
“别让我再看到你。”

8
“这是想实现的还是不想实现的?”
“想实现的。”
“好。那就不实现它。1 down 2 to go.”

9
“……我反悔了,这是我不想实现的愿望。”
“拜托啊土方先生,从一而终好不好,考试项目一旦确定了变更很麻烦的。”冲田抱怨,“行吧,我们还有一次改变主意的机会。只有这一次。一旦以‘实现不想实现的心愿’开了头,就得按这个路子走到底。”
“就这样吧。”
“确定?”
“确定。”
“实现‘别让我再看到你’……”冲田悠悠地说。
土方打开手铐。
“你可以走了吧?”

10
“……我靠你怎么还在这儿!”
“确认进展,并且决定下一步的策略。”
“你没能实现我不想实现的愿望啊年轻神,这对你的毕业考试可不是什么好消息。”
“土方先生,你拿着病历本诶――生病了吗?”
“……只是有点不对头。”
“怎么?”
“……”

11
“我好像看不见‘你’这个字了。”

12
“你看,”冲田总悟兴高采烈,“这下你该有1/3相信我是神了吧?”
“去你的吧。如果你在其中真起了什么作用,最多只能算是心理暗示。”
“我让你不如愿地再也见不到‘你’了,你就不认为这是某种超自然的力量?”
“不存在超自然的东西,只有人类尚未知晓的领域。”
“啊……所以我是尚未被知晓的一部分?”
“我的视觉或阅读中枢出了尚未知晓的毛病,而且我要为此付出一笔尚未知晓的花费。”土方乜斜他一眼,“小子,如果这是你耍的什么花招,最好给我就地解决,并且给个解释。”
“解释就是我有超能力咯。”冲田睁大眼睛。
“那你顶多算个超能力者。”土方说,“就算真的有神,那也应该是……”

13
“等等,你怎么定义‘神’?!”

14
“五天了。我真的应该找个理由把你关起来――求求你了,去骚扰其他人吧,他们至少可以报警,然后我就能顺理成章地出警,我一定会的。”
“上次你已经把我铐起来了。”
“但我又不能真的拿你怎么样……”土方嘟囔道。“喂,下雨了,你走不走?”
冲田摇摇头。
“还有两个心愿呢。”
“我可不管你带没带伞。”土方说,“你愿意淋着就淋着吧。”
他走了两步,又兜个圈子,拖着湿答答的雨衣走了回来。
“查不出什么问题,但我还是看不见‘你’这个字。”踌躇一阵,他突兀地开辟了新话题,“喂,真是你搞的鬼吗?那个……如果可以的话啊,能不能帮我……就是……解除一下那个。不管那是催眠还是什么的……”

15
“你真想这么做啊?”
“当然。”

16
“确认:想实现的心愿。不予实现。”

17
土方气冲冲地走了。

18
“我还以为你会感冒。”
“神是不会感冒的。”
“这话听着耳熟。”土方讥讽地说。
他顿了顿,又说:“我还指望着你生病了就不会再来缠着我。”
“你不会真的希望我生病的。你的良心一定不会好过。”
“……凭什么。我跟你又不熟。”
“啧。你们人类啊,就是会为良心这种东西所困。不像我们……”

19
“神是没有良心的。”

20
“那么,你这个没有良心的家伙,为什么非要选择我?”
“因为你看起来比较傻,应该更容易搞定。”
“……我【哔――】……”
“呃,好吧,其实是这样的――上帝随机把我们这拨考神投放到世界各地,要我们在降落点附近寻找一位纯粹的无神论者,然后动摇他的信念。只要做到了就算合格。”
“唔,你倒知道我是个无神论者……”
“我们第一次见面时你告诉我的。”
“……好吧。不过世上的无神论者千千万万,你为什么……”
“……要不是我被扔到了这个连路灯也才只有一盏的偏僻小巷里,而你又是唯一一个每天下班固定打这经过的人,我怕是要交白卷了呢,土方先生。”

21
“……如果不是‘神’这个字实在有些膈应,我几乎要被自己感动了呢,总悟。”

22
“可是现在也快来不及了。”冲田说,“实话说,我们只有一周的时间,而现在已经是第六天的深夜。你刚下了晚班,并且还是不相信我。”
“我倒是有一点点倾向于相信你是鬼魂。‘阴魂不散’。还有,大晚上的出现在这里……”土方说,忽然打了个哆嗦,“不!幸好我不真的相信那些东西的存在……”

23
“除非考试中的合作对象有带考神离开投放地点到往他处的意愿或行动,否则考神的活动范围是极其有限的。”冲田回答,“你不打算带我去别的地方,我就只能呆在这里。――出于这个原因多数神都会选择速战速决,拖到这时候的估计已经没有几个了。”
土方望了望头顶上的路灯,又望了望冲田。
“怪不得每次见到你,你都背靠着这根路灯柱一副无所事事的样子。敢情没有我的命令你就走不开啊。”
“是‘意愿或行动’。”冲田纠正道,“嘛,虽然在考试方面你算是帮上了(个屁的)忙,但这飘得有点让神不爽啊。”

24
他忽一拍手。
“对了――泄露规则也是作弊!严重的作弊!咱们可真是亡命之徒啊。”

25
土方还打量着他,像是没在听。
他皱着眉头说:“我有没有告诉过你,你这样子让我想起之前常看到的、某个小鲜肉的电影剧照?”

26
“……好像是叫吉〇亮来着。”

27
“啊,我知道那部电影。”冲田点点头,“吉〇亮啊……其人也就马马虎虎吧,不过他演的那个角色挺帅的。你看过那部电影吗?”
“没有,看过一些剧照罢了。记得宣传期陆陆续续放出了几波,那小子都是抱着双手倚着根柱子似的东西,就跟你一样。”

28
“你应该去看看那部电影的。”
“不感兴趣。”
“我们可以一起去看。”
“和你一起去?凭啥?!”
“好看呗。我可以负责剧透……”
“闭嘴吧你。我不想看。”
“土方先生……”

29
“我,绝对,不要,和你,一起,去看电影!”

30
“2 down 1 to go.”

31
土方在电影院里睡着了。

32
“我希望你现在有2/3相信了。”冲田把他摇醒。
“相信什么?”土方愣了愣,“咦,等等,这就结束了?”
“没呢,还有一个心愿……”
“我说电影。”土方打了个哈欠,“柳〇后来怎么样了?我是说他那个角色。”
“和冈田似藏正面交锋,不幸殉职。”冲田面色凝重。
“幹,我还挺喜欢他的……”
“你可以强烈地不希望他活着,这样我正巧能用掉最后一个心愿额度让他活到电影的最后。”

33
“快做决定吧土方先生,已经过了12点,只剩下最后的24小时啦!”

34
“算了算了。眼下还有更要紧的事。”

35
“比如……呃……我不希望你不再缠着我。”

36
“我很感动,土方先生,但是――驳回。该‘不想实现的心愿’无法实现。”
“卧槽还能驳回的啊??”
“因为妨碍了考试秩序啊――为了完成考核,不得不跟你纠缠到最后啊。”

37
“类似的,‘不希望『早日摆脱冲田总悟』’‘不要『把冲田总悟留在原地自己脚底抹油』’‘不想『让冲田总悟考砸』’,这样说也是行不通的哦。”

38
经过一番斟酌,土方做出了决定。
“我希望能再次见到‘你’――哦,随便吧,你动手就是了。”
“这是不想实现的愿望吗?”
“是的。”
“Mission complete.”冲田吹了声口哨。
土方下意识地摸出手机,调出键盘,输入“你”。他的嘴角抽了抽。
“但我的信念并没有被动摇。”他说,“你说服我了吗?不见得吧。”
冲田向他勾勾手指。
“其实啊这种考试超水的,评判标准有很大的……弹性。”他附耳低言,“关键是三个心愿。基本上完成任务就能稳过了……”
他站起身,伸了个懒腰。
“好了,你知道得已经够多了。”他回头冲土方眨眨眼睛,“神身限制解除,结果应该也已经自动反馈到上帝那里了。我这就回去领毕业证和资格证。拜!”

39
噗的一声,冲田就这样凭空消失了。

40
“……我一定是做了个梦。”土方想,“没准是在值夜班的时候睡着了……咦,这么说我还在值班中?”

41
他再次醒来的时候,冲田总悟坐在旁边的座位上,正扭身看着他。
他环顾四周。他们还在昨晚的私人影院里。
“‘上帝啊……’”土方强忍住沮丧,“你怎么又回来了,年轻神?”
冲田几乎毫无表情起伏地笑了一下。
“恐怕我做不了神了。还有,别提上帝他老人家――今天是第七天,他要休息,不阅卷,干脆把今天才完成的都判了不及格。”

评论(7)

热度(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