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草莓6576

时过境迁。

【银魂|威陆】BLOOD

给威威迟到的生贺。又是一点都不生贺的生贺2333
依然没有少女心的威陆。大概是承接漫画走向,坐等空知打脸。
脑洞登记挖坑不填爽完就跑式写文(不
――――――――――――――
“您已进入锚泊区域。请表明身份。”
漆黑的夜空,恒星在行星背面投下的阴影里,一艘隐形船只向另一艘战舰缓缓靠拢。
“快援队快临丸。”一个声音回复道,和发出指示的电子合成语音一样不带感情。
“船长姓名?”
“钻石姬陆奥。”
“钻石姬陆奥。”电子合成音声重复了一遍。
战舰向来访者伸出一架长长的舷梯。隐形船只褪去伪装,船身在黑暗中渐渐浮现。
咔哒一声轻响,舷梯和船体接合在了一起。
“欢迎来到夜兔军团,快临丸。”
陆奥最后看了一眼控制台,转身离开船长室。她走下舷梯,这座密闭的桥梁横亘在悬浮着的两艘飞船之间,随着宇宙中的风微微摆荡。
战舰内道路错综复杂,但此时所有多余的门都被关上,一条为她自动设置好的通道一直延伸进船只腹地。陆奥目不斜视地向前走去,脚步声沿途空旷地回响。
她最后来到一个开阔如角斗场的房间。随着她的进入,身后的大门缓缓落下,扣住地面上的暗锁时发出巨大的声响。
她一直走到房间中央。
“我还以为咱们暴露了呢。”一个声音凭空响起,经过房间圆形内壁的反射而显得格外洪亮。
“我来迟了。”陆奥平淡地说,“但我来了。”
沉默在回声消散以后仍然持续着。
“来了就好。”那个声音忽然轻笑出声,“何况来的是活人,不是尸体……还能期待什么更好的局面呢?”
面前的地面上打开了一个方形缺口。一个小小的平台升了上来。陆奥却没有费神去察看它。
“你不打算出来?”
啪的一声,一旁的“空间”忽然倒下了——原来只是一扇屏风。
“我没想到你原来这么想见我。”神威踩着那东西走过来,笑容可掬。
他又憔悴了些,脸色苍白,眼周发青。人也瘦了,只不过底子好,还不至于看着病弱。陆奥上下打量了他一会儿,脖颈扬出傲慢的角度。
“你这个样子谁想见。还不如见鬼。”
“这么说,要是我还是原来的样子,你就想见啦?”
“少跟我贫。”陆奥回道,语气不自觉地松了些。“这是?全息投影?”
她指了指地上的屏风。
“最新科技。你也该改进一下你们的隐身技术了。”神威说,“送给你。”
“我要干净的。”陆奥扫了眼上面的脚印。
“那是自然。”神威说着向她走近一步,“我什么时候给过你差的。”
陆奥哼了一声。
“你忘了可能让我变成尸体的那东西?”
“那个不算。”神威说。
两人同时低头去看那平台上的东西——软垫上静静躺着一支密封的试管,里面淡黄色的液体幽幽闪着光。
“销量很好。”陆奥盯着那支制剂说,“不过也只限于黑市。知道的人不能太多。至于功效……天知道他们怎么想。”
“这世上还是蠢人多。”神威耸耸肩。
“或许他们只是不择手段而已。”陆奥说。
停了停,她又说:“你也够蠢的。不管是不是真的,这消息放出去了,迟早有人要找上门来。”
“让他们来吧。”神威冷静地说,“我又不是没见识过强大的敌人。倒是你……行商这么多年,战斗的本能不那么敏锐了吧?在我之前,他们会先找上你……”
“他们过不了我这一关。”陆奥干脆地回复。过了一会儿她才反应过来自己在说什么。
“过不了你这一关。”神威咀嚼着这句话,“嘿,倒像是你成了我的守卫。”
“没那回事。”陆奥矢口否认。
“咱们现在也算得上是利益共同体,一根绳上的蚂蚱。”神威挑起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彼此照应也是应该的。”
他变得圆滑了。陆奥想。
“转移天道众的注意力没那么容易。”她说,“你这算是开辟了另一条战线,但主战场还在那里。至于你那冒牌‘血清’,穿帮是迟早的事。”
神威的视线在她脸上停留了片刻,像是在琢磨她脸上的表情,尽管她根本没有表情。
“人的欲望是无底洞。”他慢慢地说,“等着瞧吧。他们宁可信其有也不肯信其无。”
“那我该信什么?”陆奥乜斜他一眼。
神威像是在困惑,但有那么一瞬间他明显藏不住吃惊的表情。
“什么?”
陆奥伸手——不是拿起面前的试管,而是捉住了神威的手腕,一把将他的衣袖推了上去。
“你是认真的。”她平静地说,目光检视过那条胳膊上的针眼,它们在白得发绿的皮肤上格外扎眼,“你明知自己的母亲诞生自阿尔塔纳。你的血脉里有阿尔塔纳的因子。”
“……那只是一个可笑的、不值一信的设想。”神威说,“这也是为什么我们今天站在这里合作。”
“那你为什么还要研究它?”陆奥问,眼神骤然锐利。
神威宽容似的笑了笑,没有退让。
“是我想出的那套说辞,延年益寿、增强体质等等,这些听上去明明更像保健品。只有有心要利用阿尔塔纳的人才会对它的其他‘功效’感兴趣。”他说,“不过,时间久了,我也的确想过,自己瞎掰的那一套会不会是真的——因此我取了些样本,让可靠的手下帮忙多做了些分析。但也仅此而已。这不是研究。”
“这不是研究。”陆奥点点头,并没有松开手。
她能感到神威的肌肉在她手中绷紧了,饱胀起来,硬鼓鼓的,撑开她的指缝。但他似乎没有立刻抽回手的打算。
“好奇心罢了。”他漫不经心地说――他的演技一向不好。“何况宇宙海贼转行做了保健品生产商,这反差也忒大了些。总得做点什么填补一下心中的落差吧。”
“你们分析出了什么?”
神威眯起眼睛。
“你真的关心这个?”
“你可以理解为利益使然。”陆奥顿了顿,神威觉察出她的审慎。“我经手了那么多所谓‘阿尔塔纳后裔血清’赝品,要是‘真品’突然流入市场……”
“那我可把你坑惨了。你有没有想过这个?”神威慢悠悠地说。
陆奥整个人凝固了片刻。
“是啊。”她若有所思,“那你可把我坑惨了。”
杀机一动,平静的空气只撕裂了一瞬。
神威注视着她,脸上渐渐抖开一个真正的笑容。
“开玩笑的。”他不动声色地将抵在脑门上的枪拨到一边,那把枪几乎是凭空出现,眨眼间就到了跟前,“我本人也暂时不打算冒这个险……你忘了地球那边?为了争一具躯体已经闹得不可开交,万一真有人再注意到‘阿尔塔纳后裔’……我倒不介意重出江湖,只是现在终归力量有限。有人查出来是一回事,咱们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自己送上门才叫真蠢。”
“你们发现了什么。”陆奥重复了一遍,这次不再是疑问的语气。
神威眼帘陡然落下去,睫毛齐刷刷指着地,好一会儿才重新抬起来,那双蓝眼睛有些盈盈的忧郁。
“现在看来,你不会喜欢的。”
他的手以极不符合情绪的敏捷和狠厉挥开,甩脱了攥着他的那只手,顺势卷向试管。那支淡色液体样本到了他掌中,就要脱手而出,摔向远远的墙壁。
陆奥猛地握住他的拳头,将它连带着试管死死地按进软垫里。
“真品……”她说,眼中燃起了令人生畏的火焰,“这就是真正的血清。你的血清。”
“经过特殊处理的。没错。”神威淡淡地说,“这是全宇宙趋之若鹜的神药的真正蓝本,却诞生在所有那些仿品以后。”
“告诉我它能做到什么。”陆奥冷然。
“促进自愈,强化体能,甚至起死回生。比宣传的还要好。”神威说,很快地笑了一下,“副作用也有,甚至不下于正面效果――毕竟这是夜兔的血,不是所有的种族都能兼容。但或许正因是夜兔,阿尔塔纳的某些特性才得以保存。”
“别的种族不能兼容……”陆奥回味着这句话,“那么理论上夜兔应该可以?”
“就这个意义而言,今天站在我面前的是尸体倒也未必是坏事。”神威以装得拙劣的玩味打量她两眼。
“尸体一般不会站着。”陆奥指出。
“我不想和你争这个。”神威安静地说,“你说得对。夜兔可以使用我的血液提取特制的血清,来达到那些人梦寐以求的效果。”
“别告诉我你已经用在手下身上了。”陆奥盯着他,沉声道。
神威摇摇头。
“理所当然的吧?夜兔已经所剩无几,跟着我的人又绝对忠诚,为什么不以此打造一个夜兔超级军团呢?――但我并没有那样做。”他慢慢张开了手指,它们费力地在软垫上伸展开来,“我不想把它用于制造军队。”
他扭过头看着陆奥。陆奥发现那张苍白的脸上淌满了汗。
“我想,除了我以外如果还有人可以拥有它,那就是你了。”他说,惨然地扯了扯嘴角,“当然,是非卖品。平日里权作收藏,危急时刻或许还可以拿来一用。”
陆奥的视线落向他们相叠的手。试管在他们手下深深陷进垫子,无以复加的压力快要将它崩碎。
“你会后悔的。”
“我已经后悔了。我知道你不想要它。”
“它会是一个很大的麻烦。但是,比起那个――神威,你会后悔让我知道这件事。”
“为什么?”神威轻描淡写地问。
“……你不能这么信任我。”陆奥说,忽然烦躁起来。
“我以为分享这个秘密不会给你造成太大负担。”
“你闭嘴!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陆奥放开他,开始在来回踱步,“你这是在请我掌控你的性命。即使你不把那管血清给我――即使你毁了它,那又如何?只要得到你,就可以源源不断地制取新的。”
“为你所得是我的荣幸。”神威微笑着说。他的手也离开了垫子。血清躺在那里,仍旧闪着幽魅的光。
“这是一个很大的诱惑。”陆奥许久不语,最后一字一顿地说。
“我知道。我把我的命给你了。”他说。
陆奥转过身面向着他。他们无声地对视,直到陆奥走到平台前,伸手抓过那管血清。
“真是疯狂。”她低声说,“不过很公平。在我们刚决定干这一票的时候,我也已经把命交给你了啊。”

评论(4)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