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草莓6576

时过境迁。

【银魂|高威】同居四则·其三

《逆行狂奔》的后续。不看前情也可以,大致讲设定的话,是两个叛逃了压抑的原生家庭的高中生的同居故事2333。

想要一点夏日感×

1 2 3 4

(前几天看球+嗑BG去了,日更失败23333发布新内容后会回来补上超链接。今天争取把第四则也写出来(flag+1))

————————————————

高杉和神威所在的小区停电了。

彼时他们吃过晚饭,神威刚洗过澡,罩着睡袍,头上顶了幅宽大的浴巾。高杉在房间里开了电风扇,神威便不请自来,大喇喇地一屁股坐在他床上,自顾自擦着头发。

共享电风扇多少能省点电费,因此高杉默许了他的行为。反之亦然,平时神威也不会拒绝高杉去自己那里蹭个灯之类的。两人心照不宣地各自为对方腾出点位置,高杉只往他那里瞥了一眼。

“剪个头发。”

“嗯?”神威没留神,含糊地发出疑问。

“我说,你把头发剪短或许也不错。”高杉调试吉他的手停了停,清晰地说。

神威在浴巾底下轻笑一声。

“怎么,嫌我洗发水用得多啊?”

“……”高杉一时语塞,“行,当我没说过。”

神威顺着往下捋过头发,随后将头一甩:“好啦,我开玩笑的。只是不想剪罢了,习惯了。”

“别把水甩琴上。”高杉换了个方向避开飞过来的水珠,“长发不热?”

“没感觉。”神威说,忽然定住不动了。

尽管已背过身去,高杉还是敏锐地注意到了他的静止。

“怎么?”

“……耳朵好像进水了。”神威缓慢地左右偏了偏头,鼻音里带上些许抱怨。

高杉回头盯着他看了会儿。

“哪一边?我来看看……”

神威便向他伸过头来。

恰在此时,屋内突然一片漆黑。

神威咚地一下撞到了琴箱上,房间里响起空旷又沉闷的诡异回音。

“……晋助你坑我。”

“我可没有――是停电了吧。”

电风扇也呜呜叫着停止了转动。高杉摸索着触到神威的脑袋,也不知撞到了哪里,就在湿答答的发间下意识地抚摸着,一面拎起吉他,也顾不上擦掉新溅的水,将它随手倚在墙边。

“这里。”神威抓着他的手往自己额头某处引。

“……”高杉可不想被他当专用按摩师,“差不多得了吧。我去找个备用的灯来……你刚说耳朵进水?哪边?”

“两边都有。”

“……好吧。立着脑袋不动,一会儿水自然就流出来了。也可以躺下试试,没准更快些。”

他站起来,又补上一句:“把头发拿浴巾裹紧点再躺下。当然最好干脆不要躺在这里,别弄湿了我的床。”

黑暗中神威在他身后瓮声瓮气地扑哧一声:“晋助真小气。我趴着总可以吧。”

高杉打开充电式台灯。光照又回来了,只是不那么亮堂。借着光他看到神威趴在床上,两只脚在身后百无聊赖地扑打着,长发悉数盘进头上的浴巾,脑袋上顶起了一座小丘。

“来给你看看。”他拿了一小撮棉签,在神威身侧跪下来,举着灯,低头往他耳朵里照。

神威配合地歪过头去。高杉发觉不太好看,索性递过膝盖,把神威裹在毛绒绒浴巾里的脑袋搁在自己腿上,神威一动他就不客气地揪着他的耳朵,将它调整到最方便自己观察的角度。

“哎哟哎哟。”神威不走心地呻吟两声,像是抗议他的粗暴,倒也没怎么闪躲,“轻点儿嘛。你要把我的头这么摆,这一边的水该进得更深了。”

“但那一边的就流干净得更快些。”高杉自知理亏,也不真指望靠棉签就能吸出蜿蜒进耳道深处的水来,因此只好搪塞,顺带着无理取闹一回:“大不了就是脑子进水。我看你脑子里也不差这点了。”

神威哼哼几下,作势要望他肚子上戳。高杉赶紧躲开,一面仍旧捧住他的头不放。

他又定睛往神威耳朵里瞧了瞧,发出一声长长的“噫”来。

“你一定没有定期清理耳朵的习惯吧。”

“咦——被发现了呢。”

“……”高杉对他的淡定感到一丝无解,“可脏了。”

“可我又看不到。”神威振振有词。

高杉也不打算反驳了,干脆趁这个机会给他掏一掏。

“别动,戳着了可不算我的。”他将神威的头在自己膝上摆好,把棉签头伸了进去。

虽然这么说了,神威还是轻微地挣动两下,有些下意识地抗拒进入自己耳朵里的东西。

“痒。”他说,几缕鬓发从浴巾下漏出来,挡住高杉的视线。

高杉无视了他的感言,把灯挪到更适合的位置,抬起手指拨开那些碎发:“所以说叫你去剪个头发啊。耳朵都藏在头发底下的话,容易积耳垢的,你又不爱清理,长此以往……”

长此以往好像也不会怎么样嘛。两人同时想到这一点,高杉沉默了,神威则有所察觉地笑出声来。

“别笑。”高杉决定挽回自己的面子,“现在是夏天,虫子多,不及时清理耳垢的话甚至会有危险。听过那则新闻了吗?男子耳中钻进小虫,不得不去医院取出,医生说是耳朵的分泌物吸引了它们呢。”

“晋助是担心我的耳朵里也钻进虫子?”

“我可负担不起取虫的费用。”

神威在他腿上伸了个懒腰。

“我想看看晋助的耳朵。晋助自己也是,耳朵藏在头发底下呢。”

“我的一定比你干净。”

“会不会已经成了虫子的老巢?”

高杉一阵恶寒,捏着神威耳朵的手毫不留情地往上提了提。神威扭了两下,也没喊疼,倒是忽然开心地说:“啊,朝下的这边水流出来了。”

这一边的清理工作也完成得差不多了,高杉便让他翻个身,将另一只耳朵对着自己。他屡次三番仰起头闭上眼睛,缓解弱光环境下过于专注而产生的酸涩。神威一直阖着双眼,放松的姿势,此刻像是意识到了对方的疲劳,伸手去摸他的脸,像要安抚他的劳累。没有视线的导引,他的手有点偏,高杉将自己的头轻轻靠上去,倚着那只刚洗浴过的、温软干净的手掌。

电风扇停止运转以后,屋内不可避免地显得闷热些,但两人心中皆是一片清凉。

“这一边的水也流出来了。”过了一会儿神威低声说,动了动脑袋,“这下好多了……”

“清理过也清爽多了吧?”

“嗯。”神威小声回答,“感觉就像重获新生一样。”

高杉忍俊不禁,轻柔地给他掏挠另一侧。

“舒服。”神威还在喃喃自语,“我不要剪头发,晋助你以后经常给我掏耳朵好不好?我不怕虫子,不过……好喜欢……”

他睡着了。

高杉把用过的棉签收拾好,刚丢进垃圾桶,房间里又是灯火通明。

“在这个时候来电啊……”他看了眼趴在床上、身体随着均匀的呼吸沉静起伏的神威,轻轻上手推了推他,“喂,醒醒,头发还没干呢。”

神威没有动,唇间发出细小的呓语。

高杉望着他,良久无言。他悄悄解下他头上的浴巾,让神威的头发披散下来,好快些被重新工作的电风扇吹干。又望望倚在角落里的吉他,决定今晚不再碰它了,转而关上灯,让房间再次陷入夏夜清透宜人的黑暗中了。

评论(11)

热度(26)

  1. 无词歌青草莓6576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