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草莓6576

时过境迁。

【银魂|土冲土】损

一个意义不明的超短打。


――――――――――――――



1年


“我不知道。”冲田说,“我相信近藤先生没有那么教过。”


竹刀的顶端对着空气停住。土方收了势,眼角微微瞟着道场的木质地板。


“那是我自学的招式。”


“你学艺不精。”


土方呼出一口气,直起身,竹刀扛在自己肩上。


“那么,您有何指教?冲田前辈。”


冲田一愣,嘴角浅浅泛出一个弧度。


“你打得……太不优雅了。”他说,“那种拼尽全力不顾一切的感觉――那可不是高手的风格。”


土方本想抓把刀丢过去请这位高手示范一下,掂量片刻觉得这么做实在有点不知好歹自取其辱,还是打消了这个念头。


“你懂什么。”他重新执剑,这次仅仅是挥刀,“我这是当‘荆棘小子’那会儿在多少次实战中一个人摸索出来的,一次次拿命去磨砺的打法啊。你这个黄毛小子怎么可能会明白。”


“你这样我看着都累。”


“你累不累关我什么事。”


“……也是,你累不累关我什么事。”冲田在他背后笑笑。他听到脚步声往屋子的另一头移去。“不过,还是想提醒你,这样下去很容易磨损自己的哦。”



-


2年


“你的刀用得太快了。”冲田说。


“刀在真选组本来就算消耗品。”


“每个月的工资都花在买刀和修刀上了吧。”冲田不知从什么地方翻出他的存折,“这样下去可是会负债的哦土方先生。”


土方从他手里抽回存折:“别小看我,区区几把刀老子还是买得起的。”


“拿你没办法啊。”冲田倒下来,双手垫在脑后,翘着二郎腿,“明明只要打得节省一点,平常再多保养就可以了。”


“总悟,你也是那种认为武士刀即武士之魂的人吗?”


“谁知道呢。”冲田懒懒地说,“你频繁换刀我没意见,我只是心疼那些被你虐杀的好刀,可惜了。”



-


3年


“解决了啊……收工吧。”


土方看了看手中的断刃,叹了口气,随手将它往地上一掷。


“又?”


冲田听到声音,回头看了看。他知道他在说什么。


“没办法。我已经习惯了。”


冲田突然拔刀向他扔来。速度不快,不是致命的意图。


他一惊,下意识地侧身躲避时瞥见身后隐藏已久、此时突然攻来的最后一个匪徒。于是眼疾手快地抓住那把旋转着飞来的刀,刀柄落到手里时力量和角度正好服帖。


伴着一串不大而令人头皮发麻的闷响,攻击者倒地气绝。


“砍在骨头上,缺了口。”土方把刀扔还回去,“抱歉。”


冲田也像他一样稳稳接住,却没有急着入鞘,先对着光打量了一会儿。


“还是老样子。”他说。


“改不了。”土方回答。


“有点令人失望啊。”冲田上唇微翘,像是意在嘲讽,“毫无长进。”


“这可是我当年……”


“当年是当年。”冲田打断他,“现在不一样。明明早就已经不是一个人了。”



-


4年


“恭喜你啊土方先生,这回可算是人剑合一不分离了。”冲田放下端详许久的村麻纱,“这玩意儿还挺争气,到现在还没给你折腾坏了。”


“真要是人剑合一,剑坏了我不也得跟着玩儿完。”


“诶,是这样的设定吗?”


“……别趁机对我的刀下手。”土方淡淡地出声阻止。


“也对哦。是难得经过实战还保存完好的刀。”冲田轻弹刀背。


“是因为我有在好好保养吧。而且,撇开妖刀一说,它的确是把好刀。”


“也有可能是你变强了。”冲田漫不经心地说。


“不好意思我一时耳背没听清,麻烦你再说一遍?”


冲田看着他一脸欠揍加难以置信的表情,会心一笑。


“我说,你欠我的那笔加班费该结了。”*


――――――――――――FIN


*真选组动乱篇



一些瞎哔哔:

重看早期的动画发现总悟其实算是蛮早熟了,相比之下土方有时反而显得幼稚一点2333有时候会有种总悟在明里暗里关照土方的感觉,和同人(尤其是青葱同人)里比较常见的套路刚好相反,也蛮有趣的。





土方的“不够优雅”是我的主观感觉,拼命和“损耗感”则可以说是是官方盖章了x



虽然我对原作里土方的形象塑造颇有微词,觉得没能把人物的多“面”有机统一整合好,但有一点还是挺戳我的,就是在整个银魂剧情的发展中能看出土方的成长。一直以为前期的土方是有些自大而冒进的,在遇到银时两战两不胜之前估计很长时间都没有碰上什么特别强对手。随着故事的展开,人物逐渐变得内敛、稳重、成熟起来,在一次次事件的洗礼中大步成长。相比之下我反而觉得总悟成长得不多2333好像这个人年龄更小但却定型更早x


从动画来看土方的剑法似乎也有变得更好看一些2333应该说和每一期的具体制作也有很大关系吧,不过我觉得动画组是设计过每个人的战斗风格的。土方打架一直很拼,但看起来后期动作什么的要比前期更舒服一些x对比动乱篇和荆棘流氓篇的打戏,大概是真的有进步!x(动画组:嘻嘻)

评论(3)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