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草莓6576

时过境迁。

【银魂|青葱】我的青春不可能浪费在阅读这种无聊的事情上吧你这混蛋·七

贺我魂真人版2上映!!虽然现在还看不成……

机缘凑巧有了第二部,机缘凑巧还是动乱篇,我也就借liang此xin机fa会xian来填这个老坑了(重开可以算贺文的吗……算吧算吧)

前文翻“伊东鸭太郎”tag或许找得比较快……

欢迎催更!希望我至少能做到周更!万一国内上映前就能完结了呢!×

 

半个月后,近藤宣布正式任命伊东为真选组参谋。

 

“终于摆脱‘副长’的阴影了啊伊东老师,一定非常高兴吧。”其他人都在鼓掌时,冲田毫不避讳地这么说道,“呐,土方先生,果然还是和你撇清关系比较好。”

 

这番话或许只是说来羞辱土方的,却令伊东也陷入尴尬。

 

大庭广众不便发作,伊东只得听若未闻,仍旧以礼貌谦恭的神色接受祝贺;土方则狠狠瞪了冲田一眼,低头摆弄起烟来,似乎同样打算无视冲田不合时宜的插嘴。

 

尴尬归尴尬,伊东当然不可能讨厌这个来之不易的“独立”身份。这个参谋的位置,近藤没有公开说明,但私底下定在队长之上,副长之下。职责和过去相比也有较大变动。现在,他仍然有权参与重要文件的整理、审核与归档,但不再是强制性的任务;除此之外,工作还新增了协助制定作战计划、指挥队伍、联络幕府等项。如果说过去那个“副长参谋”只是个虚有其表的文员职位,那么,如今的“参谋”可是真正手握实权的高层干部了。

 

原先“下放”给伊东负责的某些工作又回到了土方手里。伊东打听到其中一些相对无关紧要的部分重新摊给了几名可靠的监察。篠原进之进资历尚浅,自然未能受领受此任。不过,既然自己也可以继续读取这些机密,也就不觉得有什么损失。

 

六角事件的所有材料最终还是过了土方的审。什么事也没有发生,除了耗时较以往的案件多得多。伊东确信自己做的手脚是成功的,土方放不下的只是对他的怨恨——当时的惨景还历历在目,如果不是格外反对的自己的意见奏了效,也就不会有后来一番队的残酷搏杀了吧。

 

封存档案那天他特地叫来了冲田,当着他的面检数所有文件,装进资料夹,放在鲜有人进出的资料室;灯啪地一声熄灭的那一刻,这个秘密就像真的湮没在了黑暗里。有关六角母女补助的文件随后批复下来,伊东挑冲田在场的时候签了字,然后交由具体部门负责实施。这件事到此尘埃落定,两人彼此心照不宣,各自照常工作。但伊东总有一丝说不清的疑虑,他感觉事情似乎并没有完完全全按自己的计划落到实处。

 

有哪个他看不到的角落存了变故。

 

出任参谋后不久,伊东顺利地指挥完成了他们的天人护卫行动。真选组领了一大笔赏,土方却私下抱怨这是天人的残羹冷炙,不要也罢。伊东闻此,厌恶更甚。但有了第一次的经验,幕府便三番五次地委派类似的差事,土方再怎么不满也不得不接受现实。这让伊东心里多少平衡了一点。

 

“土方独断专横惯了,如今叫他知道不是事事都能遂他的意,清醒清醒也好。”

 

他暗忖无法随心所欲对土方打击很大,因为鬼之副长近日愈发暴躁,连对近藤都鲜有好脸色看。在道场训练时越来越令人难以招架的凶猛进攻也说明了这一点。

 

“土方君,你的气势虽足,但这样一味使蛮力,而不多加拿捏变化,迟早会露出破绽。”

 

伊东当众做出了这样的点评,引来一阵不安的交头接耳。

 

土方闻言侧过头,眼神锐利。

 

“自然比不上曾任千叶道场塾头的伊东老师。”他不动声色地收起竹剑,向伊东微微颔首,似在致意,“您还有何指教?”

 

“不敢不敢。”伊东斯文地扶了扶眼镜,“土方副长身经百战,如何出招,想必自有道理。是我一时多嘴了。”

 

“不,伊东老师说得对。”他们身后,冲田忽然插嘴,一面已经走上前来,将手搭上土方的肩,“确实是个一根筋啊,头脑也好剑术也好,都是一条道走到黑的类型。嘛,这种程度,对付杂鱼还马马虎虎,碰见真正的高手可就没戏了哟,土方先生。”

 

他在土方肩膀上重重拍了两下。

 

“一定不要辜负我的期望,早点被人抓住破绽死在凶刃下哦,副长。”

 
冲田的眼神和伊东的交汇,前者淡淡地一笑,信步踱开了。

真选组的两位顶尖剑客接连让他下不来台,土方的脸都涨成了猪肝色。好在此时是休息时间,队士们即便听到这不成体统的对话,也可以装作什么都没发生。土方只来得及丢给冲田一个眼刀,后者便兀自扬长而去,伊东也已被人以请教为名适时地叫住,从僵局中脱出身来。土方只得忍气吞声,走到屋外抽闷烟去了。

 

“当真口无遮拦呢,冲田君。”伊东望见土方的背影消失在道场门口,这才稍稍松了捏着的一把冷汗,暗自收拾起一点后怕,“虽然是有实力那样评判的人,但如此直白、如此不留情面,还口出诅咒,不怕鬼之副长记恨报复吗?”

 

他反复咂摸着冲田和土方的你来我往,愈发觉得自己是不是漏了什么。

 

——冲田可以毫无顾忌地揭土方的短,可以随时随地出言不逊,甚至可以在众目睽睽下叫身为上司的土方背自己上车。如此看来,若不是土方对年少便在一起长大的冲田的纵容,便是——

 

“土方也有什么了不得的痛脚让冲田抓到了吧。”他想。

 

这一推测让人多少有些意难平。伊东尚不认为自己能掌握土方什么短处,要是让冲田捷足先登,搞不好计划中的合作关系还未必能顺利建立——谁能说冲田不会利用现有的情报率先把土方拉下马,自个儿爬上副长的宝座?他可不是没听说过年轻的一番队队长的勃勃野心。又或者,他乐于独自享受土方如此受制于自己的现状,不想让第二个人插手这样的特权呢?

 

无论哪一个,对伊东都没有好处。他可不希望自己费了好大工夫搏来的是失效的筹码。

 

“不管怎么说,还是不要得意忘形啊。土方、冲田,两边都暂且保持距离,见机行事。面上仍要以礼相待,不可锋芒过露,落人话柄。”这是伊东对自己的告诫。

 

对真选组而言,伊东有此考量是一幸事。

 

“真是‘多事之秋’啊,伊东老师。”

 

近藤这么说的时候,的确已是深秋时节。想来或许只是断章取义,倒也并非完全引用失当。尽管如此,伊东还是忍不住提醒:“虽然最近的确陆续经手了不少案件,但这么形容未免有些夸大了。”

 

近藤嘿嘿一笑,像是要掩饰自己竭力搜寻到的辞藻仍旧遭遇了批评的窘迫:“呐,可我真的觉得组里上上下下都忙不过来了呢!这段时间辛苦伊东老师和十四,还有大家了。”

――看起来,伊东沉住气维持的与土方表面的和平,在这种时候至少有助于稳定军心。

 

近藤接着便絮叨起近来的工作:上有戌威星使馆搬迁的护送啦,幕府要员会议的仪仗啦,将军出行的安保啦;下有明里屋的金库遭劫啦,江户城内散兵游勇的浪人莫名结社和壮大啦,连混混组织中都出了个号称拥有秘密武器的班池组啦……

 

“说到底,都是那些所谓的‘攘夷志士’在挑事。咱们这些工作,七七八八看下来,几乎全是在和他们打交道。”近藤最后总结道,双手抱在宽阔的胸膛前,叹了口气。不过,或许是他的身形实在魁伟,即便用这样带着些许疲惫的语气说话,看上去也仍然十分可靠,并没有丝毫气馁的样子。

 

“攘夷志士吗……”伊东在心中一一检阅事件,“的确如此。不过,真选组不正是为此而建立的吗?”

 

“啊,这倒也是,咱们当年被赐予佩刀的资格时就宣誓要保卫江户的和平呢。”近藤微笑起来,脸上露出回想往事的表情,“不过,想到两年来江户城内仍有这么多不法浪士,就不禁要问自己,是不是真的有在努力呢,凭我们——真选组,真的能做出改变吗?……究竟要到什么时候,才能彻底消灭那些攘夷分子呢?”

 

听到近藤提及往事,伊东的心情便不怎么晴朗。他知道近藤土方等第一代成员关系亲厚,自己作为后辈,要参与他们的小圈子,本就有一层天然的阻隔;无论再怎么从文字档案或口耳相传中寻觅他们的回忆,也无法一同亲历了。然而,单是那样的话,也只局限于一定程度的遗憾,当事人自己像这样若无其事地提起,反而给了伊东狠狠一击,格格不入的感觉油然而生。

 

“近藤兄此言差矣。”就像是为了补偿胸中的缺憾,伊东也略略讲起了近藤并不熟悉的、自己的过去,“实不相瞒,我在北斗一刀流的千叶道场时,同门中也颇有一些受所谓攘夷倒幕思想蛊惑之人,就此走上邪路。其中有相当一部分已倒在真选组刃下——万勿见怪,近藤兄,我并不是顾念同门手足才与你谈起这些,毕竟他们早已与我分道扬镳。对敌人又何必手下留情?”说到此他悠然拾起一片飘进里间的落叶,拈在手里,对着屋外的光仔细打量,以使近藤觉得自己根本不把他惊愕的神情放在心上,“我只是想藉此说明,彻底消灭攘夷分子很可能不过是一纸空谈——连千叶道场培养的门生都能被拉拢利用,更不用说世间那许多昏聩之徒;我等‘消灭’一茬便又冒出一茬,何时能有穷尽?”

 

“唔……唔。”近藤像是受到震撼,一时瞠目结舌,“伊东老师的意思是……?”

 

“我想,若是没有他们,真选组也就没有存在的意义了吧。”伊东以轻描淡写的口吻回答,“当然,并不是说要对罪行视而不见,只不过‘彻底消灭’之类的念头可以收一收了。我这话并无私心,只是就事论事。”

 

“这么说的话,确实,大概是这么个道理……”近藤手指绞在一起,有些神经质地磨蹭自己的下巴,“但是……但是……”

 

他一时说不出个所以然,只能感叹:“没想到竟然让伊东老师失去了昔日的同伴……”

 

“那已经称不上同伴了。立场既已不同,自然只有决裂一条路,何况只是泛泛之交,没什么好同情或可惜的。”

 

伊东不想再纠结于这个话题。他轻轻一扬手,将叶子重新抛出屋外,目送它被凛冽的秋风卷走。

 

“近藤兄,倒是这里——真选组,不能再失去同伴了呢。”

 

“啊,是的,最近老有要兄弟们冲锋陷阵的任务……走了不少,也伤了不少……”近藤开始哽咽起来。

“实际上,招募新人的速度还赶不上人员损失的速度。组里人数最少的时候一度只有不到二十人,十支队伍,除去队长,平均每队连一个队员都分配不到。这样下去,组织连个空架子都撑不起来。”伊东正色道,并没有要奉陪他的儿女情长的意思。

“是。十四也和我谈过,这段时间有劳你们一直负责招募新人了。”近藤只得咽下眼泪,打起精神接过话头,“但是,咱们这活实在太危险,愿意来的人本来就不多,入队考核再一筛……”

 

“只要安排得当,人员增长还是不成问题的。”伊东微微提高嗓门,打断了他的话,“有您的授意,我可以和土方君商量,适当降低入队的门槛。任务方面,上头交代的、可能伤筋动骨的那些由我出面斡旋,能推则推;底下这些案子里,棘手的、零碎的也可以先放一放。明里屋就别理会了,大放阙词的小混混之流更犯不着真选组出马,一切等渡过这段青黄不接的时候再说。如此一来,可以暂时保住人数。当然,最好还是……”

 

“最好还是不要再剿杀无辜的队士了。一个指头踩着法度的线就要被送到齐藤终那里处刑,难怪留不住人。”他腹诽道,“人越少,战力越不足,组织就越是会被边缘化。我可不想徒握‘真选组’这个空壳。土方也该明白这个道理,只是过于固执了。我是不好明说,不过,有近藤这个传话筒,他应该能领会,暂时收手了罢。”

 

“给队伍更加明确的编制、制定详细的招人计划,这样有助于巩固和扩大组织。”伊东最后说,“这一点,土方君想必自有见解,您可以再听取他的意见。”

 

事实上,伊东只是断定了,土方不会让自己插手涉及如此具体的组织分工的事务。因此,这种时候多说无益。

 

二人正议事间,一阵脚步由远及近,匆忙来至局长室门口。篠原进之进还未来得及把气喘匀,看见近藤和伊东,便大声汇报:“局长!参谋!有目击者报告,那个桂小太郎,好像又回到江户了!”

————————————TBC

啊,节奏……真的太拖沓了,我要赶紧带紫拉带高3出来一起玩啊!(青葱:???)

对了,当时没把首发贴吧的文前预警搬过来,这里大致说一下,虽然有tag青葱但这俩的戏份其实没那么多,CP感或许也没那么强。本文主角是伊东,请尊重他。

评论(2)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