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草莓6576

时过境迁。

【银魂|青葱】我的青春不可能浪费在阅读这种无聊的事情上吧你这混蛋·八

好想跟动画银之魂篇一样搞个前半战后半战哦。

这个故事前半战的高潮快到了,希望我白天能多码点字,搞完之后回去好好上班,后半战慢慢苟。然而目前写这篇文的手速只有六七百每小时这样hhh以及,如此拖沓散乱的文真的能有高潮吗2333最多是个气氛紧张点的转折吧

————————————————

 

伊东少年离乡,来到江户,如今已近十载。这些年间他多次听闻狂乱的贵公子桂小太郎的名号,也从旁人那里陆续了解到一些其人的事迹。但是,尽管屡屡制造混乱,并被外界传闻为最危险、最激进的攘夷分子之一,桂却并未真正和伊东有过交集。他拿手的爆炸袭击没有波及到伊东生活的区域,伊东也就不怎么放在心上了。

 

若不是加入真选组,他还完全不知道这是一个多么令同仁头疼的存在。

 

“应该说,之前咱们遇到的麻烦有一半以上是他造成的。明明前阵子似乎是转移了阵地,江户这边好容易消停了。”此时近藤正在紧张地同土方计议,“果然还是不能掉以轻心……”

 

“这样看来,或许近期的几起事件背后也是他在指使。”土方烟不离嘴,这是他保持高强度思考时的表现,“目前暂时没有迹象表明桂会在短时间内有大动作。但是,既然对方被目击到在江户再次出现,我们必须立刻采取行动了。”

 

“十四,你是想……?”

 

土方将烟取下,稍微移到一边,流畅地吐出一串烟雾,眼中射出会让对手丧胆的光芒。

 

“全员出动,全城搜捕。”

 

房间里一时陷入沉默。

 

“可、可是,伊东老师认为……”近藤犹豫地看了一眼伊东,显然在顾虑他方才的提议。

 

他向土方大致阐述了伊东的见解,每说几句,便转过头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好像在衡量自己的说法能否让两人都接受。伊东并不出声,只是偶尔附和地点点头,目视近藤,以示转述无误。

 

土方若有所思,烟头在指尖一明一灭。

 

“敌暗我明,在人手不足的情况下,还要投入全部人力,冒着危险进行搜查,私以为不算明智之举。”伊东最后总结,“何况,如此兴师动众,不免让人觉得真选组已然如临大敌,徒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

 

近藤点点头,问道:“十四,你怎么看?”

 

“能怎么看?我已经说了,全力追捕桂小太郎。”

 

土方用指尖将烟头捻灭。一撮烟灰掉在洁净的叠席上,伊东觉得分外扎眼,不禁皱起眉头。

 

“我赞同伊东老师的看法。真选组需要扩大规模。但是,这不意味着我们就要放弃迫在眉睫的任务。”他一字一顿地说,目光紧逼伊东,“作为决策者的我们,必须分清哪边才是当务之急。”

 

伊东做出洗耳恭听的样子。

 

“不过,这两件事倒也不是完全冲突。”土方打量了他一会儿,稍微垂下视线,把手中的烟蒂投入烟灰缸,“这样吧,之前是我和伊东老师共同负责队士招募工作,既然伊东老师有此主张,以后不如就全权交由你来操办。你说的‘计划’,先草拟一份,要是能让近藤老大点头,就放手去干吧。”

 

“伊东老师的方案肯定没问题的!”近藤赶紧说。

 

土方的眉心不易察觉地跳了一下,接着被打断的话说道:“至于我,决定了的事就不会变更。我会全权负责桂的搜捕——当然,该要的人手还是一个都不会少。新人的事就拜托了,我也好专注于那边的工作——怎么样,伊东老师?”

 

他重新看向伊东,不过,这一次,伊东觉得那目光似乎变得客气了一些。

 

怎么样?对伊东来说,这样的委托可以说是意料之外。在招募新人这件事上,已经做好由土方说了算的心理准备,这时对方反而将自主权交给自己,叫人不惊讶都办不到吧。

 

“这可是十分重要的工作……”伊东不觉脱口而出。

 

“哎呀,正因为是重要的工作,交给伊东老师才更加放心啊。”近藤眉开眼笑,终于找到了一个两全之策。

 

伊东思虑的却另有其事:土方苦心经营,不惜用严苛的法度划定边界,竖起栅栏,亲自把门,又设下对内的岗哨,力图维护组织的纯粹,如今怎么可能拱手就把成果让出,任由他来擅自决定什么人有资格入组?

 

“不用担心,不会让你一个人干所有的活。”果然,土方慢悠悠地声明道,“我把总悟借给你,那小子应该多少能帮上忙。”

 

事情就这样拍板了。

 

听土方的口气,冲田应该还算是他那边的人,不管本人如何厌恶这个上司。伊东终究没法判断冲田是更愿意为己所用还是甘心当土方的眼线。权衡后,他还是独自拟定了全部计划:

 

最终目标是将真选组扩展为固定编制128人的团体。决策层由局长、副长、参谋3人组成;依然设置10支一线作战队伍,每队由1名队长带领11名成员,一线队士共计120人;另设5名监察,直属于决策层。这样一来,相当于总人数要比现在的真选组翻差不多四番,显然不能一蹴而就。为此,决定循序渐进,在今年结束前先将总人数稳定在50人以上。

 

具体措施涉及到方方面面,伊东也要一一布置。比如,为了吸引人才,需要树立良好的风评,还要提升队士的待遇,这需要幕府方面的支持;另外,入队考核的制度和尺度也要作出一定的修改。

 

伊东将考核细化为四个环节:出身核查,体能评估,剑术对决,面试问答。审定为家世清白者方可进入之后的三个环节,通过考核分数决定是否留在真选组。初定头尾两环由他来把关,中间的部分则交给冲田拿捏。

 

“也就是说文归你,武归我。”冲田嘬着一根狭长的草叶,看上去十分散漫,“不错嘛。挺适合。”

 

“近藤君那边已经批准了。今后还请冲田君一起努力。”伊东料到他不会有异议,但那副没什么干劲的样子实在令人不悦。

 

“听土方先生说,您和他分摊了任务,两边同时进行?”冲田的语调里却开始升起兴味,“既然如此,不如搞个竞赛,看看哪一边先达成目标——是土方先生先抓到桂呢,还是你我先招满50人?”

 

“谁要奉陪这种幼稚的比拼啊!!”当天晚上,伊东听到屯所另一头的土方吼出了自己的心声。

 

不过,冲田这么一说,倒真让伊东也紧张起来。他紧锣密鼓地筹划着,游说幕僚、筹措物资,一面广发求贤令,征集平民中的有志之士,也邀请旧日相交,其中不乏名门之后、富家之子。

 

“好厉害啊伊东老师。除了敌袭,我还没见屯所什么时候这么热闹过。”冲田望着门外排队准备接受考核的男人们,有些赞叹似的说。

 

“这些都是家世背景靠得住的人,他们的身份信息我已经审核过了。”

 

其实不然。为卖人情,伊东有意让一些身份暧昧的人蒙混过关了。

 

“接下来就拜托冲田君了。”他清了清嗓子,又说:“你不用考虑和土方君‘竞赛’的事。不要急于凑指标,就有意放水……”

 

“放水?那种事情怎么可能发生在冲田教官的手上。”冲田扯起嘴角,露出一个几乎可以说是灿烂的微笑,“这可是真选组,不好好调教一下,新人怎么懂得守规矩呢……”

 

“不,冲田君,这些目前还不算新人,只是应募者,你别……”

 

“好——接下来是体能评估对吧?全体向后转,两小时内绕江户城跑一圈,然后回到这个院子里集合,不许打车不许抄近路,时间到了少一个人就集体切腹!”

 

“两小时内根本不可能有人回来吧!不,有的话也不可能再回来了!”

 

几天后,土方正带队突击检查城中各个可能的藏匿点,冷不丁看到,在江户的天际,Terminal闪闪发光的顶端,几个人影正陆续往下跳。

 

“那是什么!?”他失声惊呼,“集体自杀?恐怖袭击?”

 

“好像是冲田队长考核应募队士者的方法之一,十分钟之内徒手攀爬至Terminal顶端,紧接着再做高空跳伞。”跟着土方一同搜查的一番队队士、六角屋事件的幸存者神山五郎解释道。与此同时,几朵巨大的降落伞在天空中绽开了。

 

“……总悟那小子搞毛啊——!!”土方瞬间忘记公务,拔腿飞奔。

 

“我说田中君,在水里连三分钟都待不满吗?不,头朝下应该不是问题的……连这点肺活量都没有还怎么进一番队啊你,别说大话了。”

 

“喂小林君,振作一点,围墙高度的跨栏而已,磕到〇〇了吗?这就站不起来了?好吧,0分——”

 

“不能用羽毛球拍接住火箭筒炮弹的废物,山崎的技术都比你好。”

 

“二十瓶蛋黄酱已经是最低限度了吧,不能一次性吃光的话,以后要怎么扛过副长的凌虐……”

 

“为什么蛋黄酱也要列入考核项目啊!!还有副长的凌虐是什么,别说那种让人误会的话啊抖S教官!!”土方一脚踹进门内。

 

伊东黑着脸,见到土方,只是抿了抿嘴唇,一句完整的话也说不出。

 

“抱歉,总悟给你添麻烦了。这小子是我叫来协助你工作的,是我的责任,他的过错都记在我头上就好。”土方向他致歉,一面往冲田脑袋上掴了一巴掌,狠狠地补充道:“毕竟怪罪这小子也没用,他屁事不顶……”

 

“真的追究起来,可不是‘怪罪也没用’了。这种程度,已经触犯局中法度,需要以死谢罪了吧?”伊东暗想。

 

不过,或许是不想弄得太难看,他没有当场指出这一点,只是用严肃的语气说:“这样胡闹下去,根本不可能有人在体能评估中达标。”

 

“我明白。我会和他好好谈谈的。”土方瞪着冲田回答,“伊东,你是工作的主持者,下属不听指挥做出出格的事情,尽管处罚,我不会干涉。”

 

“别相信他,他会干涉的,他什么事都爱来掺上一脚。”冲田懒洋洋地接嘴。

 

“去死吧你受罚的话我才不会来救你。”

 

“我才不会受罚,而且我绝对要活得比你久去死吧土方……”

 

“算了,不谈惩罚。冲田君本是好意,只是过犹不及,如此一来反而误事。”伊东打断了他们,“体能一项,不如也由我掌握分寸,冲田君只在剑术考核中做他们的对手就好。”

 

“诶,这样吗?”冲田的神情似乎发生了变化,说不上是好奇还是失望,“伊东老师老师原来打算走‘不及’路线的吗。”

 

“总悟。”土方出声喝止他,又转向伊东,放低了声音说:“虽然是以多招人手为目标,还是不可令一些不入流之徒进来滥竽充数。新人们水平如何,作为老人的我们可是有目共睹。”

 

这分明是让他不得大肆伸缩评判的标尺。伊东当然清楚这一点,原本就不打算将“弹性”发挥太多,否则也不会让冲田“别放水”——真要放进些不学无术之徒,破绽可就大了。可是,被那两个人反过来这么提醒,到底让人来气。这么简单的道理还需要特地向他强调,总觉得对方高高在上,只把他当一个无能的后辈。

 

大概是私下里确实受到了土方的教训,冲田此后有所收敛,在剑术对决中尽心尽责地为应募者的能力和潜力打分。伊东再面试前两项考核中成绩合格者,最终以总分排名,决定录用人选。

 

“哎呀,幸亏咱们当年没有这么高级的考核,不然我怕是连真选组的门槛都摸不着。”冲田拿着首批公布的名单,一边扫视着上面的名字一边说——在伊东听来,是以陈述的语气感叹,“面试这一关肯定要栽的吧,我们这些大脑不灵光的笨嘴拙舌的乡下武士。”

 

这话好像只是单纯的感慨,又似乎别有深意。毕竟,面试的成绩是最容易操控的,面试官又只有伊东一人,凭个人好恶或是利益关系调整分数,他人也不会知情,想做手脚简直易如反掌。

 

扪心自问,若是让伊东考验冲田等人,他的确会因为多少怀有私心,而无法给出公正的分数吧。

 

冲田的话就像一根刺扎在伊东心上。对方也许不太在意,但伊东怎么也不能回避如鲠在喉的不适。更多是为了安抚自己,他打点起平静的表情和语调,回应道:“冲田君此言差矣。面试并非为考察人的口才或学识。至少,我设置这一环节,更多是为了考察应试者的品格,以及对我等而言最为重要的品质——忠诚。”

 

“那完了,被拒是铁定的了。”冲田轻飘飘一松手,那张纸擦着桌子滑行了一段,险险地在边缘停住了。“忠诚?那是什么,我可根本不了解啊。”

 

他的语气不像开玩笑,但这又不可能不是一句单纯的打趣。伊东竟然开始觉得冲田的这句自我评价有点意思了。

————————————TBC

评论(4)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