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草莓6576

时过境迁。

【银魂|土冲土】燃烧我的卡路里!

标题剧透系列……

是性转篇里♂外♀的二人,土冲土无差。有其他性转角色登场。

大概欢脱向,大概假鸡汤。

-

“闭上你的臭嘴!老子瘦下来绝对比你好看,你这小碧池!”

土方第10001次吼回去。

冲田总悟——不,现在应该叫冲田总子——食指轻轻一撇,扭过头去娇声说:“哎呀土方小姐,好讨厌啦,说谁是碧池呢,明明自己在那种店工作……”

“所以你自己不也一样嘛!!”

“人家是自己当老板的,不像你们这些卖身的家伙去死吧土方碧池。”

“老鸨明明更可耻好吗去死吧冲田大碧池!!”

“诶,诶,二位姑娘不要动气啦。”月雄将他俩——不,她俩——分开,一手搭上一人的肩膀,偏过头冲总子抛了个媚眼,“这里没有什么碧池,都是风流佳客。”

“不,重点不对吧,到头来不还是一样吗……”

“月雄先生,土方小姐想和我打个赌,如果她在一个月之内把体重减到正常水平,我就把S娘俱乐部迄今为止的所有收入转到她名下。反之……”冲田脸上露出了高深莫测的阴险笑容,“一个月后她还是这副模样,我就收了她的人身所有权,让她来我这里打工。如何?”

土方的脸白了大半截。

“那小子绝对是想整死我!”他额头冒汗,“一个月内甩掉这么多肉也好,到他手下工作也好,怎么看都是不可能的吧……会出人命的,一定会出人命的!”

“哟,原来你们约定好了啊。”月雄恍然大悟的样子,“怪不得忽然聊起什么瘦身啊老板啊之类的。”

“不不,月雄先生,那只是个误会,是这小子……呃,这丫头自作主张……”

“说起来,土方小姐有固定的恩客呢,说是因为喜欢特别的长相才来的……”月雄若有所思,“市场有这样的需求啊。土方小姐要是真的瘦下来也很可惜,毕竟吉原找不出第二个这么丰满的女人了。”

“什么丰满,那家伙只是单纯的肥胖罢了。”冲田用手捂着嘴,斜睨着他奸笑。

“好啊总悟,少瞧不起人!老子这叫圆润可爱,可爱!你懂个毛线!”土方瞬间燃起战意,“赌就赌!一个月后提头来见!”

“我可没有把那种东西拿来下注。”冲田嘟起粉唇,“这么有干劲的话,就从胸部开始消失得一干二净吧,听说灵魂的重量是21克,到时你只要以灵魂的形态来赴约就好了哦Ⅹ子。”

 

 

“搞什么哦!这种事情我在同人里已经不是第一次做了吧,为什么非得瘦下来,为什么大家就不能接受人本来的样子……”此刻土方正气喘吁吁地做着深蹲,“不,我本来也不是这个样子……”

“加油,土方小姐!还有43个就可以休息啦!”月雄在一旁给他打气,“午饭想吃什么?酸奶?苹果醋?香蕉?”

“好歹来点管饱的啊!”

“不行,Ⅹ子,饮食一定要节制,否则是不会有我这样前凸后翘的好身材的。”近藤不知什么时候也围过来凑热闹。

“你那只是走运换了副好看的躯壳而已……等等,你在吃什么?香蕉?那是我午饭的香蕉吗?开玩笑的吧?”

“副长,一定要坚持啊,我们都会为您分担压力的。”山崎也从不知哪个角落里冒了出来。

“喂,那是我的苹果醋吧,绝对是我的苹果醋吧!你们根本只是想来分担我的食物吧!”

“姑娘,专心!动作不达标、不见成效的话,是没有酸奶喝的哦。”月雄叼着把塑料勺,手里举着个小小的奶碗。

“……我靠你也来!!”

“一个个摆明了都是来整我的!说起来作者不会就打算让人看这些家伙耍宝吧,应该会有反转,让我逆袭成为花魁之类的,打肿那小子的脸……呃,呸呸呸,花魁什么的还是算了……总之拜托了,让我早点解脱吧!”

“说起来……那小子人呢?”

 

 

连日不见往常每天都要上门挑衅的冲田,土方有些不习惯。加之有赌约在身,冲田又惯用阴招,他不得不提起戒心,怕他暗中做什么手脚。

饮食有月雄帮忙把关,倒还差不多可以放心,可他老疑神疑鬼,总觉得单杠上涂了油,单车座上嵌了钉子,跑步机里安了爆炸装置……

但什么也没发生。

土方坐立不安,最后按捺不住,涎着脸主动拜访冲田。对方一脸我忙得很你来添什么乱,挥起鞭子啪地一下抽在他跟前的地上。

“没空理你呢Ⅹ子,来找我还不如去找你的健身教练。”“她”扫了他一眼,“还是说,你想跟着我的鞭子跳段健美操?”

他灰溜溜地打道回府,一面忍受巨量运动的酷刑,一面想象着往冲田那张漂亮的脸蛋上暴揍的快感,以此转移对腹中饥饿的注意力。——是的,他从来没有觉得漂亮女人是这么可恶的东西。

十天后,他终于知道冲田背地里在搞什么了。

近藤给他看了冲田的微博:“哎呀Ⅹ子,总子她一直在〇特上关注你的减肥进展呢,她一定很在意你吧~”

“无路赛近藤老大,别用那种女高中生一样的语气说话,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土方刚跑完马拉松,两条肉肉的小短腿打着颤,正呼哧呼哧穿不上气,无力多吐槽,“那家伙只是在意自己的存款吧……等等,〇特?我不记得自己更新过那玩意儿,她在关注什么?”

近藤把手机递给他。两人凑在一起盯着屏幕,近藤念道:

“以为下午地震了,原来是Ⅹ子在跳绳,动静都传到我这来啦!”配图:一只试图跨过绳索围栏的猪。

“俱乐部的蛋黄酱吃不完,送点给Ⅹ子好了,不过她正在减肥中,说什么也不肯吃。非常自律啦!Ⅹ子小姐!”配图:一只扭头躲开递到面前的蛋黄酱瓶子的猪。

“Ⅹ子今天晚上偷偷地哭了,是不是最近太辛苦了?不要对自己太苛刻了T(;д;)”配图:一只在手电筒光照下流泪的猪。

“Ⅹ子今天跑马拉松啦!跑得快一点哦Ⅹ子,别让人误会我是在遛猪……”配图:一只奔跑的猪。

“什么误会,这根本就是如假包换的猪吧!她只是一边监视我一边配图羞辱我而已!”土方气得抻直了两条麻花辫,“岂有此理!这、这是污蔑!人身攻击!校园霸凌!”

“咦,说不要模仿女子高中生的人不是你吗,土方小姐?”冲田算准了似的,好巧不巧踩着这个点优雅登场,“监视?不存在的,更别提什么污蔑和霸凌。呐,Ⅹ子?”

她蹲下去,拍拍手里牵着的小猪的脑袋。

“……原来真养了一只名叫Ⅹ子的宠物猪啊!!!”土方的麻花辫在震惊中软了下来。

“喏,不提这个,土方先生的体重控制得如何啦?”冲田抱起小猪,对着土方粲然一笑。

“这……”土方欲言又止。

虽然有真选组(♀)和月雄监督,自己为了不落到冲田手上也一直在努力,但取得的进步实在是太有限了。一来基数过大,要恢复正常谈何容易,二来给的时间未免太短,上旬的成绩只能称得上平平,三分之一的时限却是已经过去了。

何况……

“一定是蛋黄酱诅咒的加持吧,无论减掉多少,都有过去那些年间摄入的热量源源不断地补上来……”他眼里爆起血丝,“这样下去根本没个头……”

“这样吗。”冲田不等他回答便莞尔一笑,“我懂啦。想放弃挑战直接来找我也行哦,S娘俱乐部欢迎你的加盟。走啦,Ⅹ子。”

“喂——!!混蛋,不要给猪起那样的名字!”土方冲着她的背影咆哮,“改一个!不许含沙射影!”

“哎呀Ⅹ子,好丢脸哦,女孩子家家的不可以这么无礼,一定要注意举止得体哦~”

“去你的,别在这时候来劲给我演女生!”

“没理你,我和猪说话呢。”冲田鄙夷地回头瞪他一眼,“拜拜了,土方小姐。”

 

 

回去之后土方当真气得茶饭不思。

连续超负荷的训练本已让这副不甚强健的身体疲惫不堪,一动怒更是碰倒了第一张多米诺骨牌。土方大病了一场,差点卧床不起。

误打误撞,生病让他的体重开始刷刷往下掉。

“Ⅹ子,今天的你好像比昨天占地面积又小了一些呢。”近藤上下打量着他,“不,或者该说是体积?”

“我谢谢你啊,这种观察报告不需要。”

“人瘦不要紧,胸不能没了。”前来探病的猿飞菖雄前前后后打量了他一圈,给出这么个忠告。

“……等等,这算哪门子忠告啊!!”

“平胸的女孩子也很可爱的。”山崎在一边委屈巴巴地说。

“是啊是啊,这是你们这些前·S型曲线御姐不能理解的。”近藤点点头,“别看我现在这副样子,其实我对平胸的女生很有好感的,毕竟,阿妙小姐……”

“不是S型曲线,是M型曲线!”

“……又开始了。”土方脑子里嗡嗡响,感觉自己憔悴得又掉了两斤肉。

他无视了那帮人南辕北辙的拌嘴,逮着猿飞问:“你老板呢?”

“Milady马上驾到。”猿飞扶了扶眼镜正色道,“我这就去迎接……”

“不用了,我已经来了。”门应声打开,冲田穿着一套工装制服裙,款款地走进室内。

“可是,怎么可以……!Milady竟然不用我当地毯,直接踩着地面进来了!”

“对她不用。”冲田冲床上的土方抬抬下巴,“Ⅹ子,几天不见,你就像变了一个人似的。”

“早就是彻头彻尾的另一个人了好吗,从性别到身材已经不是过去的那个人了好吗。……喂,你是在跟我说话吗?”

“当然。你要是不喜欢人家可是会伤心的,还不如和才藏聊天呢。”冲田抱起小猪,“是不是,才藏?”

“……喂,这个新改的名字很耳熟啊,好像在隔壁片场听过,没问题吗,这样真的没问题吗?”

“大丈夫,反正本来大家的原型都一样,名字也长得差不多。……我甚至觉得咱们搞性转题材没准能在翻来覆去的大男人设定中脱颖而出呢——呐,才藏?”

“脱颖而出个鬼啊!只有你的脑子脱壳而出了吧!”

“不是挺好的嘛,就是要有所不同才能吸引眼球。”冲田轻抚猪头,“譬如,像这样来个冲田活蹦乱跳土方卧病不起的剧情,就会有令人耳目一新之感。这可是我的商业成功秘诀啊土方小姐,记得做笔记哦。”

“完全没看出来和你的风俗业商业成功有什么关系!”土方一掀被子跳了起来,“卧病不起?开什么玩笑,老子现在可精神了,老子还能再跑十个马拉松咳咳咳……”

冲田向其他人使了个眼色,众人会意,默默退下了。

“你也悠着点吧土方先生。”最后一个人走出房间后,冲田拉了把椅子在他床旁坐下,腿贴着另一条腿一滑,包臀裙边滚了滚,让出能够容纳二郎腿的形状,“我又不是要你的命,没必要把自己逼到这份上吧。”

“你这小子,不是一向盯着我的脑袋吗。”

“现在更多盯着你肚子上的赘肉啦。”

“闭嘴。”

冲田从鼻子里笑了一声。

“你还记得过去的事啊。想当年,咱俩可是真选组最快的两把剑,最帅的两个哥……”

“打住打住,有你这么自夸的么。”

“好吧,我收回你的那部分。”冲田撇撇嘴,低头抠弄涂了缤纷的甲油的手指甲盖,“反正无论怎么创新,冲田一定在各方面实力碾压土方,这一点是不会改变的。”

土方大翻白眼:“少给自己脸上贴金。”

“嘛,不管怎么说也算是曾经叱咤风云的人物了。”冲田有意略过他的吐槽,“你还记得当时的感觉吗?对自己的认知,对世界的看法,世界对你的看法,诸如此类。”

土方沉默了。

以前……想过这些东西吗?那阵子虽然过着更危险的生活,总的来说还算顺风顺水,要人情有人情要财富有财富要尊严有尊严要地位有地位,觉得一切尽在掌控之中,甚至“推己及人”地以为人人都是这样。除却少部分为非作歹的不法分子,世上还是安居乐业的好人多。世界对自己的看法?主观上认为不甚在意外界对自己的眼光,倒是接受了种种爱戴和赞美以为勋章,标榜自己的成功。——如此说来,对自己的认知也是外界赋予的了。

冲田见他陷入沉思,把猪往他床上一放,人向椅背倒去。

“如何,土方先生?现在回想,是不是有一种恍若隔世的感觉?”

“……嗯。”

确实,一旦在某个地方止步不前,就容易一叶障目自欺欺人。这个世界明明不是只有简单的好人坏人之分。那些挣扎着生活下去的普通民众,对于曾经身为警察的他来说本是好人,可他忘了这里也有丛林法则,弱肉强食适者生存。当他换了一副躯壳,成为女人中地位和相貌皆输的“弱者”,才惊觉平凡的生活亦危机四伏。昔日的荣光不再,如今的他只有被欺凌的份儿。

他发现冲田的眼光在他脸上逡巡,不由得有些不自然起来。

“你看什么?”

“好奇怪啊,土方先生。”冲田没有移开目光,嘴角有清浅的笑意,“我一直在想,你以前知道自己长得很帅吗。”

“……”土方被问了个措手不及,“什么?你认真的?”

“嘁。我不会再说第三遍了。”冲田的猪此时正噗叽一下踩着土方的肚子,撞得他嗷的一声,“有一副好皮囊是件蛮幸运也蛮便利的事,会让人在这个世界上活得比较顺利。你可能不知道,那张脸以前帮了你多少忙。但是呢……”

猪被土方驱赶,撒开短腿跑到床沿。冲田伸手接过了,把它抱在怀里:“我有时会想,如果土方先生打一生下来起就是这肥猪样,不曾有过受人瞩目的外形,那么如今站在我面前的会不会是另一个人,一个受惯了贬损而变得自轻自贱的、空有庞大躯体却没有心灵的人。”

“那种事情也是有可能的吧。”土方叹了口气,“如果是从小到大持续的羞辱,再怎么强的自尊心也会一点一点磨平的,看待这个世界的方式也会变得完全不一样吧。”

“是吧。多不公平啊。”

“……不过,也很难说。我小时候有过类似的经历,不是对外貌的攻讦,可……很不好受。痛苦是没法相比较的,只能说,现在回想起来,当时留下的伤口还在隐隐作痛。但也正是那些事情逼着我变强了。”

“是吗。”冲田淡淡地说,“不愧是我认识的那个土方先生呢。”

“可话说回来,就现在这个状态,还真觉得没有出路啊。”土方拍了拍被子上留下的猪蹄印,整个人轰然倒在床上,“在找到变回去的办法前,我又能做什……”

“为什么非要变回去呢?”冲田头也不抬地打断他,一只手抽出根眼线笔,在猪脑门上涂涂画画,“沉溺于过去、总想着‘复兴’的人是可耻的。要我说,人活着既不是为了重蹈覆辙也不是为了重蹈辉煌,人是要向上走的,眼睛总盯着回不来的东西可不行。如果说土方先生仅仅没法回到那个得心应手的身体就要做出妥协,那还不如让才藏来代替我记忆里的那个副长。”

他把猪头转向土方——才藏脑门上画了一撮V型刘海,看上去蠢乎乎的。

“土方先生,你别误会了,我不是来给你洗脑、让你心无旁骛珍惜现在的生活之类的,也不是要你追忆求而不得的过去感到痛苦。”冲田拍拍猪屁股,把它放到地上,转而直视着土方,“既然这具身体里还是土方十四郎的灵魂,那就好好想想,那个人陷入这种境地时会怎么做吧,Ⅹ子。”

 

 

“所以你决定养好身子,打起精神重新面对冲田小姐的挑战?”前来造访的柳生九(10)兵卫放下了手中的丸子。

“是这样的。啊,谢谢,不过麻烦还是不要加蛋黄酱了,这也是为保持身材考虑。”土方微笑着阻止了对方往丸子上挤自己最爱的酱料的手。

“呃,也对……还真是,想不到土方小姐连蛋黄酱也戒了……”柳生赶紧收起瓶子,“原本想着起码要为大家做些什么,没想到连这点忙也没机会帮了啊……”

“不用担心,至少咱们真选组(♀)的大家还是和过去一样,好好地活着呢。”

“想来也是,以土方小姐的坚毅,即便是这样的巨变,也一定能扛过去的吧。”柳生带着歉意笑了笑,“真希望你们都能过得快乐……”

“嘛,有那家伙在,想不快乐都不行。”土方一耸浑圆的肩膀,摊开两只肉嘟嘟的手,“毕竟是要给客人带去无上pleasure的Ⅹ子。”

“时间到了,Ⅹ子,该工作了。”猿飞从隔间外探进头来。

“就来,就来。”土方应道,站起来理了理绷得紧紧的短裙,“啧,这地方比真选组管得还严。……那么,我就先失陪啦,不好意思~”

柳生目送土方和猿飞一起离开餐馆,并肩进入了街对面的……

S娘俱乐部。

“到头来还是因为时间不足减肥失败,被抓去给冲田打工了啊——!!”

 

 

【银魂|土冲土】损

一个意义不明的超短打。


――――――――――――――



1年


“我不知道。”冲田说,“我相信近藤先生没有那么教过。”


竹刀的顶端对着空气停住。土方收了势,眼角微微瞟着道场的木质地板。


“那是我自学的招式。”


“你学艺不精。”


土方呼出一口气,直起身,竹刀扛在自己肩上。


“那么,您有何指教?冲田前辈。”


冲田一愣,嘴角浅浅泛出一个弧度。


“你打得……太不优雅了。”他说,“那种拼尽全力不顾一切的感觉――那可不是高手的风格。”


土方本想抓把刀丢过去请这位高手示范一下,掂量片刻觉得这么做实在有点不知好歹自取其辱,还是打消了这个念头。


“你懂什么。”他重新执剑,这次仅仅是挥刀,“我这是当‘荆棘小子’那会儿在多少次实战中一个人摸索出来的,一次次拿命去磨砺的打法啊。你这个黄毛小子怎么可能会明白。”


“你这样我看着都累。”


“你累不累关我什么事。”


“……也是,你累不累关我什么事。”冲田在他背后笑笑。他听到脚步声往屋子的另一头移去。“不过,还是想提醒你,这样下去很容易磨损自己的哦。”



-


2年


“你的刀用得太快了。”冲田说。


“刀在真选组本来就算消耗品。”


“每个月的工资都花在买刀和修刀上了吧。”冲田不知从什么地方翻出他的存折,“这样下去可是会负债的哦土方先生。”


土方从他手里抽回存折:“别小看我,区区几把刀老子还是买得起的。”


“拿你没办法啊。”冲田倒下来,双手垫在脑后,翘着二郎腿,“明明只要打得节省一点,平常再多保养就可以了。”


“总悟,你也是那种认为武士刀即武士之魂的人吗?”


“谁知道呢。”冲田懒懒地说,“你频繁换刀我没意见,我只是心疼那些被你虐杀的好刀,可惜了。”



-


3年


“解决了啊……收工吧。”


土方看了看手中的断刃,叹了口气,随手将它往地上一掷。


“又?”


冲田听到声音,回头看了看。他知道他在说什么。


“没办法。我已经习惯了。”


冲田突然拔刀向他扔来。速度不快,不是致命的意图。


他一惊,下意识地侧身躲避时瞥见身后隐藏已久、此时突然攻来的最后一个匪徒。于是眼疾手快地抓住那把旋转着飞来的刀,刀柄落到手里时力量和角度正好服帖。


伴着一串不大而令人头皮发麻的闷响,攻击者倒地气绝。


“砍在骨头上,缺了口。”土方把刀扔还回去,“抱歉。”


冲田也像他一样稳稳接住,却没有急着入鞘,先对着光打量了一会儿。


“还是老样子。”他说。


“改不了。”土方回答。


“有点令人失望啊。”冲田上唇微翘,像是意在嘲讽,“毫无长进。”


“这可是我当年……”


“当年是当年。”冲田打断他,“现在不一样。明明早就已经不是一个人了。”



-


4年


“恭喜你啊土方先生,这回可算是人剑合一不分离了。”冲田放下端详许久的村麻纱,“这玩意儿还挺争气,到现在还没给你折腾坏了。”


“真要是人剑合一,剑坏了我不也得跟着玩儿完。”


“诶,是这样的设定吗?”


“……别趁机对我的刀下手。”土方淡淡地出声阻止。


“也对哦。是难得经过实战还保存完好的刀。”冲田轻弹刀背。


“是因为我有在好好保养吧。而且,撇开妖刀一说,它的确是把好刀。”


“也有可能是你变强了。”冲田漫不经心地说。


“不好意思我一时耳背没听清,麻烦你再说一遍?”


冲田看着他一脸欠揍加难以置信的表情,会心一笑。


“我说,你欠我的那笔加班费该结了。”*


――――――――――――FIN


*真选组动乱篇



一些瞎哔哔:

重看早期的动画发现总悟其实算是蛮早熟了,相比之下土方有时反而显得幼稚一点2333有时候会有种总悟在明里暗里关照土方的感觉,和同人(尤其是青葱同人)里比较常见的套路刚好相反,也蛮有趣的。





土方的“不够优雅”是我的主观感觉,拼命和“损耗感”则可以说是是官方盖章了x



虽然我对原作里土方的形象塑造颇有微词,觉得没能把人物的多“面”有机统一整合好,但有一点还是挺戳我的,就是在整个银魂剧情的发展中能看出土方的成长。一直以为前期的土方是有些自大而冒进的,在遇到银时两战两不胜之前估计很长时间都没有碰上什么特别强对手。随着故事的展开,人物逐渐变得内敛、稳重、成熟起来,在一次次事件的洗礼中大步成长。相比之下我反而觉得总悟成长得不多2333好像这个人年龄更小但却定型更早x


从动画来看土方的剑法似乎也有变得更好看一些2333应该说和每一期的具体制作也有很大关系吧,不过我觉得动画组是设计过每个人的战斗风格的。土方打架一直很拼,但看起来后期动作什么的要比前期更舒服一些x对比动乱篇和荆棘流氓篇的打戏,大概是真的有进步!x(动画组:嘻嘻)

tag打扰致歉,挂一下这几天银高银家的某ky

诶等等!您为什么没有打土冲tag呀!您要多打tag不碍事,别把我们家的短了呀!这是什么意思,看不起我们家吗[doge]原po可是tag了土冲的,求您一视同仁,我们虽然冷可也不想错过撕逼啊[doge]

挂一个银高银ky粉:

@愚者の白日梦 
既然你始终不愿意删除文章或者删除tag,我也只能挂你了
很抱歉打扰大家了,这是关于http://mhksm.lofter.com/post/1e7f54dd_ee6e62c2?from=singlemessage&isappinstalled=0这篇占tag攻击角色和cp的文章的反驳

这是反挂链接https://m.weibo.cn/6551230785/4245112941322169 ,再次对打扰大家感到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