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草莓6576

时过境迁。

【APH|苏露中】前罪

反复发布非常抱歉,老福特硬是给我屏蔽掉了……

有偿约稿。

金主 @饭后极易困 几乎给了完全的脑洞自由,并且一起给文起了名字w感谢!

第一次写APH相关非常需要评论了!!!比心~

――――――――――――――

※非国设。苏露兄弟设定。

※苏→中←露,NTR注意,非清水

※CP感比较淡薄x

※文艺青年伊利亚和兵³√痞(误)伊万与东方记者王耀的惊魂48小时(以上整句划掉

――――――――――――――

伊利亚·布拉金斯基最后深吸了一口带着紫藤花气味的湿润空气,轻柔地合上窗。纤细的雨丝纷纷拥向起雾的玻璃,他对着那片模糊打量片刻,一边慢慢抽出手帕。
这是一个令人愉快的夜晚。几分钟前王耀刚和他道过晚安,随后转身进了浴室——让他多少有理由相信这还不算是真正的晚安。桌上加了伏特加和冰块的柠檬苏打水冒着泡泡,屋外下着小雨,路面顺过水,反射着灯光。
耀觉得冷,他说这叫倒春寒,但伊利亚认为气温刚好。
玻璃内侧擦拭干净,他看到外侧已经聚起水滴。从二楼看下去,窗前的小路空寂无人,冷冷清清,倒适合作为背景。
伊利亚把摄像头挪到窗前,对准外面的雨景。调试了一下麦克风,他坐下来,啜口冰镇饮料,清清嗓子,打开了面前的书。
伊利亚·布拉金斯基的读书频道在小众圈子里颇受欢迎,这一点当初连他自己也没料到。他原本是为了学习汉语才开的这个直播电台,每天定时向陌生人朗读中文著作,有时也有俄语文学译本。电台很快吸引了一批文艺青年,他的中文也越来越流利。但最令他引以为傲的还是因此与王耀结识。
三年前他刚离开莫斯科,一路向南漂泊到长江流域时,耀就已经是最忠实的听众和支持者。五个月前他费尽周折在他的城市落脚,强捺喜悦主动提出见面。两周前耀终于同意了交往,他躲闪着伊利亚的注视,有些害羞地笑起来。伊利亚不依不饶地捧着他的脸,阳光下耀的眼睛是蜂蜜的颜色,浓稠的甜。
他微笑起来,仿佛真的尝到了它。
“傍晚的光线金黄而辽远/四月的清爽如此温情/你迟到了许多年/可我依然为你的到来而高兴。”
半个小时很快就过去了。停息的空档他听到浴室里水声渐弱,决定就将这首诗作为今天播送的结尾。
他轻轻吸气。就在这时他忽然注意到窗外的小路上有什么东西在移动。一种奇怪的预感促使他离开椅子,凑近玻璃向外看。
路灯映出一个人影,将灯光在路面上的投射遮挡出一片不祥的黑。伊利亚眯起眼睛,觉得那身量十分眼熟。
那人停下来,站在那里一动不动。虽然逆着光,但伊利亚觉得他似乎在朝自己这里张望。
随后,人影忽然抡起了胳膊。
“上帝……”
一块石头直直地朝着窗棂飞来。一声闷响后,摄像头倒在了桌上。

“你让我好找,亲爱的哥哥。”
伊万的视线掠过王耀,后者闻声刚从浴室里出来,身上只裹了一件浴袍,长发滴着水,目光惊惶地在两人身上游移。
伊利亚以安抚的眼神看着王耀,示意他回避当下的场面。
王耀犹豫不决。
伊万站在伊利亚面前,就像是他的镜像——两人身材相仿,面容相似,还有着同样的灰金色头发。只不过伊利亚显得沉静,而伊万看上去更好动些。
若不是两人衣着各异,王耀几乎怀疑自己出现了幻觉。
“这是怎么回事……?”他掌握的俄语还不足以使他明白发生了什么,因此他用口型无声地向伊利亚发问。
伊利亚抿着唇。
“我会处理好的。”那双红眸里有难以平息的危险暗流,尽管如此,却仍然以目光这么回答。
王耀最后看了眼伊万,进屋去了。这个闯入者站在那里,毫不怯场,这让他不快且警觉。但关上门的那一刻,他想着的却是那双不同于伊利亚的、紫水晶般的眼眸。
伊万侧着头,没有看任何人,直到听见房门咔哒合上的声音才重新把目光投向伊利亚。
在开口前,他首先笑了一下,几乎有点像是不受控制的。
“他很漂亮。”他说,“为他跑这么远是挺值。”
伊利亚眉间起了道涟漪。
“你是怎么找到我的?”
“你可不低调啊老哥。你在网络上留下的痕迹足够我绘制出最详尽的行踪图。”
“你想要什么?”
“你自己清楚。”伊万微笑着,语气冰冷。
伊利亚停顿片刻。
伊万并没有拘泥于他们的谈话。他转头打量客厅里的陈设,又往里走了几步,索性一屁股陷进沙发里。
“舒服。”
伊利亚跟过去,走到他面前,低头看着他。
“我想你误会了。我没有做你以为我做了的事情。”
“这就是你把我骗进军队然后不辞而别的理由?”伊万虚情假意地说,“你可能不知道,亲爱的哥哥,当我好不容易熬到探亲日,赶到家里却发现人去楼空时,是多么的心碎……”
“你躲不过兵役的,伊万。”
“值得注意的是你躲过了。”伊万不紧不慢。
“是的。”伊利亚冷冷地说,“我付出了代价,那就是一辈子不再回到祖国。”
“不见得是坏事,我看你在这过得挺好。”伊万笑起来,“说实话,我还挺羡慕呢。你不是问我想要什么吗?再算上这个。”
他扬起手,指指王耀的房门。

王耀从未听伊利亚说起自己还有个兄弟。
见到伊万的时候他已猜到八九分,偶尔越过门板传入耳中的一两个单词更确定了他的想法。
他不明白伊利亚为何对此缄口不提。就算伊万是什么危险人物,就算他们有什么难缠的家务事,那毕竟也是他的亲弟弟。
他换好衣服,试图出去缓和僵持的局面。伊利亚还没来得及回答他“这究竟是怎么回事?这是谁?”的提问,伊万就站起来,倾身向他伸手。
“伊万·布拉金斯基。很高兴见到你。”他用不太熟练的汉语说,带着礼貌而友好的笑意,“伊利亚是我的哥哥。我们有好些年没有见面了。”
王耀有些惊讶。他对这个年轻人产生了一丝好感,于是伸手回应了他。
伊万的手宽大而温暖,茧子粗糙地滑过他的皮肤。
伊利亚此后几乎一言未发。
伊万告诉王耀,兄弟俩早年因为不明原因失联,此后他一直苦苦寻找兄长,总算在中国发现了他的行踪。
在王耀的坚持下,伊万在家里留宿了。
“你为什么不告诉我?”当他们准备就寝时,王耀闷闷地说。伊利亚试图以带有暗示的抚慰化解这个问题时能明显感觉到他的心不在焉。

防和谐以下全部走外链→https://shimo.im/docs/nAqBNwjHQWgbzcVX/  全文2w字左右

再次求评论,谢谢

评论(6)

热度(84)

  1. 乳酸菌Lemon红茶菌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