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草莓6576

时过境迁。

面老师

面老师的名字像我们那儿方言里一种特产面食,所以我私底下叫她面老师。不过也无所谓什么私不私底下,因为她不认识我,我也不怎么算认识她。

面老师之前在某个活动上做嘉宾,但有主持人的敏思和健谈。她长得不好看,有点粗粗的,乍看不是文人细皮嫩肉的样子。没有烫染过头发,黑色斜刘海长长的,在额头上稍微弧起,她讲话时总是有点低着头,头发就遮了脸的三分之一。面老师发言时很急,后一个字冲撞着前一个字往出了顶,好像慢一点就不能维持这连环车祸的秩序,语言就彻底堵死在路上。

她看书很快。别人谈话的时候,她就低头翻自己膝上的书,是活动所讨论的。一页一页,几乎不停地翻下去。不过,再轮到请她发言,她又能很好地接下去,仿佛翻书时一直没断过倾听。

面老师应该是个敏感、多情、细腻的人。从她的话里可以读出来。她的多情不是放在外面给人观赏取用的,而是堆在心里自己消化。或者发酵。这也没有太大不同,因为消化本身也含有相当分量的发酵。

我以前并没有听说过面老师。那之后,我对面老师印象很好。不过,我还没有去看她的小说。

后来我又在另一个活动偶遇了面老师。我买了她的书,请她签名。面老师对人亲切,粗线条的脸上是细细的笑。她很喜欢我的样子,虽然她对每一个人都是挺喜欢的样子。我很高兴,因为这会让我们之间变得容易些。我们之间?我不知道怎么描述更贴切。或许并不是什么具体到可以描述的东西。总之就是这样。

我买了一本她最新的长篇小说,在我第一次知道她的那个活动上另一个嘉宾提起过的。还有两本短篇小说集,其实是同一本,我买了两份。后来我才知道其中收录了一篇她的获奖作品,那个奖项挺大。短篇集的封面很像一本我挺喜欢的诗集的封面,我以为是同一个系列。事后想想,小说和诗歌怎么会放进同一个系列,又不是同一人的作品。

我想把其中一本短篇集送给一个认识的人,她的文字也敏感、多情、细腻。之所以说“也”,是因为我觉得面老师的文字应该和她本人一样。不过,我认识的那位还不那么多情。或许说多思会更合适一点。不管怎么说,我认为她们是相近的,气质上可以契合。

回到家以后,我打开了留给自己的那一本短篇集。我翻到目录,随便挑了一篇开始读。那篇正巧是获奖作品。看着看着,我意识到面老师的文字并没有她本人那么敏感、多情、细腻。或者,她的文字敏感、多情、细腻的方式和她本人不太一样。面老师有玲珑的感官和心灵,而她的文字就像她的长相,粗粗的,嵌进细细的笑。(这个时候形变的究竟是什么呢?是五官变成细细的,还是笑变得粗粗的?)但她的文字又不是笑着的。这有点不好说明,总的来说大抵如此。

我开始担心面老师对赠书对象来说是否合适。不过,我很高兴能了解面老师。

评论(1)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