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草莓6576

时过境迁。

【银魂|高威】同居四则·其四

《逆行狂奔》的后续。大致讲设定的话,是两个叛逃了压抑的原生家庭的高中生的同居故事。这一则和前文关系比较大,因此建议还是先看看《逆行狂奔》哦!×

想要一点夏日感×

1 2 3 4

这个系列终于写完惹!歇两天23333

————————————————

高杉一度好奇神威待业期间都在家做些什么。毕竟,对此神威多数时候只是在抱怨无聊。

这个问题往往能从诸多蛛丝马迹中窥得一斑。比如,高杉拎了个西瓜回来,一劈两半,一人半个,刚准备拿自己的勺子挖着吃,就发现那可怜的小小餐具从勺柄处弯折了180度,很难说能再派上用场了。

“呀,不好意思,白天边洗碗边看球,一激动就把它掰弯了呢。”神威冷不丁从背后冒出来,“晋助要不先用我的吧。或者,用更简单粗暴的方式,再多切几块……”

“切块了我还能吃够一半吗,全得被你顺走干掉吧。”高杉不动声色地格开他向西瓜伸过去的爪子,“对了,你还看世界杯?有支持的球队?”

“我支持强者。”

“所以……?”

“视每场的情况而定,谁厉害就站谁。”

“那根本就是墙头草吧。”高杉冷漠,“说起来,今年的比赛不都是在我们这边的夜间时间进行的吗……?你看的重播?”

“是啊。因为晋助白天还要上班,晚上不能晚睡,没法陪我看直播。”神威耸耸肩,“没有人一起就没意思了。”

高杉固然知道神威说得有道理,足球需要热烈的气氛才更过瘾,但他的底线是不为对方动摇自己的原则。因此,对这个或许包含着暗示的回答,他只应道:“下次别一心二用,看电视的时候就不要做家务了……现在,把我的勺子还原回来。”

神威嗒地咂了一下舌头,不知道是不是在表示不满。他从高杉手里接过勺子,抓住弯折的两边一用力,勺柄便又展开了,只是原先被摧折过的地方有些走型,歪扭着像是不堪重负。

高杉从他手里接过勺子,金属制品还在发着热。好歹能用了,他也就不再说什么。

“我就知道你能复原它。”他把它举起来端详了会儿。

“再给我一次,我还能再掰弯它。”

“省省吧。”

两个人坐在电视机前挖着西瓜,播的不是神威记挂的足球,而是高杉想看的网球。不过神威这会儿倒是心满意足,一脸的津津有味,也不知是看出来的还是吃出来的。

除了电视和家务,剩下的时间通常会用游戏或睡觉填补。鉴于他们没有财力更新自己为数不多的游戏库存,这一选项逐渐不再作为首选;神威又不嗜睡,还对贪睡造成的缺乏干劲表示过明白无误的厌恶,因此睡眠在他的空闲时间占比想必也大不到哪里去。高杉思来想去,不由得有些同情起来:这样无所事事的日子是不好过。

他试图让神威多出门走走,和妹妹啦朋友啦一起玩耍之类的,当然前提是不违法和不惹麻烦。神威却置若罔闻,他催得紧了,就回一句:“太阳太大,不想出门。”

行吧你赢了。高杉摇摇头,自己出门上班去了,心想得快点再为神威物色一份新工作。

那天他临时和人换了班,过了中午就收工回家。想着没有提前打好招呼,神威大概不会准备自己的饭,便先吃了工作餐。回去时已是午深人静,热浪袭人,一路蝉鸣裹着饱倦的慵意,他几乎要就地睡过去。

到家开门以后见到的却是另一番景象。神威坐在桌前,侧对着向阳的窗户,正在聚精会神地看书。阳光过于猛烈,无论对于阅读还是对于他的皮肤都远不够友好,因此神威拉下了百叶窗,只留道道窄细的光痕在他脸上身上镌刻。室内实在算不得凉快,神威却衣着整齐,电风扇轻声呜呜着拂开他的额发,间或看见几颗汗珠贴着面颊滑落。

他安静而专注,使得周遭的一切也跟着慢了下来,静了下来,就像这屋里的一切都心甘情愿依从他的意志,为他专心致志的午间阅读让道。

只有屋外蝉声依旧。

高杉一下子清醒了。他站在门口,望着神威的侧影,觉得他陷在书里、微微蹙眉的样子看上去认真而幼小,好像一个初识字的孩子。

这表情似曾相识。他想起在他们初遇的那家书店,神威也曾对着某本书露出过这样的表情。

“你没说过中午会回来哦。”神威已经察觉到他的归来,不咸不淡地打了招呼。

“嗯。临时换班。”

“凑巧,中午米饭多煮了点。”

“你没吃完?”

“天热胃口没那么好。”

“哦。……其实我吃过了。”

“冰箱里有刚做的蜂蜜百香果养乐多。”

“知道了。”

他发觉自己在无意识地逗神威多讲话。但神威总是答得言简意赅,他现在不想多说话。

高杉默默走过去,在他身边隔开一段距离坐下。他看清神威面前摆着一杯他刚提到的养乐多,一本账本,一支没有笔盖的中性笔,还有那个他用来收集各种纸头的旧盒子,里面已经空了,想是内容物都被当做废品卖掉,换成不多的几个零钱一并贴补家用了。

他手里的书则是——果不其然——那本他曾经“推荐”、他当面拒绝,过后却又私下里买回来的。

高杉开始后知后觉地感到局促,这在他是极其少见的。

他有一肚子问题,而他并不认为自己真的需要那些答案。因此他并不打算问,但它们的存在足以让他有种自己心怀鬼胎的错觉。他还有许多话想说,可又无从开口,也没有必要开口。

憋了好一会儿,他鬼使神差冒出一句:“她像你吗?”

神威翻书的手明显停顿了一下。

果然还是问得冒昧了。高杉正思索着如何赶紧将这一页翻过去,神威淡淡地回答了,并不需要他做进一步解释:“不像。她比我好,……比我强。”

沉默片刻,他又说:“是能背负比我更多的人。”

高杉无言,手抬起又放下,放下又抬起,最后在他背上轻轻抚摸两下,又攀上他的头顶。

神威嘴角动了动,掠起一丝不成型的浅笑:“她要是知道我和家里闹掰了,在这里混日子……”

“……你后悔吗?”

神威侧过头看着他,若有所思。

“我的字典里没有‘后悔’这个词。”他说,笑容从眼睛里绽出来,“而且,我想她也会喜欢你的。”

他继续低头看书。高杉几乎有些不知所措,末了在他鬓角隔着发帘落下一吻。

他还有太多的话想告诉他,他想说我最后还是买了那本书,想说我懂你的纠结你的在乎,想说你离开的那个家只要你想随时都可以回去,想说只要你愿意开口我会随时准备全盘接受你的过去你的痛苦你的全部,想说就算你什么也不告诉我我也愿意和你一直在一起,只要那是你自己的决定,真心实意的,我不想我们只是相向而行的两叶孤舟彼此放大了水流的湍急才相互靠近,我不想你只能日日在一个给不了你亲情的家凭吊亲情。

但他最后还是什么也没说。只有蝉在说话。

——他从不觉得蝉声吵,也不觉得它们能衬托出某种宁静,尽管他颇接受类似的种种修辞。蝉声于他只是蝉声,若要说有什么特别之处,那也是因为他有了神威,蝉声因填充了他们间的寂静而丰满。

神威的视线还在书上,但他将自己的手叠上了高杉的,很久没有放开。

评论(6)

热度(30)

  1. 无词歌青草莓6576 转载了此文字